每月彙整

《坦白講》我想教台灣人怎麼做愛:一位旅日性工作者的告白

資深性工作者美美,足跡遍布日本、澳洲,在國外她學會了專業的性愛技巧,也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在工作上不染病受傷。當她回到台灣,卻發現台灣的性教育失敗,存在很多錯誤的性觀念,台灣男人也不太會做愛,且看她首次現場直擊,大膽披露……

美美(MIKO)是與日日春一起推動「合作社」的核心成員,足跡遍及日本、澳洲、加拿大、香港各國,在各國經驗過性產業合法與性工作專業職前訓練的她,對台灣的性產業非常失望,但仍然不放棄改變。

2011年修法到如今,中央法律雖然畫了性專區的大餅,仍然只是看得到吃不到。全面禁娼禁嫖的情況下,進入熟女階段的性工作者,冒著被警察取締的代價,以「個體戶」作為生存之道。然而,普遍性產業仍以年輕小姐為主要市場的邏輯,街頭攬客的競爭條件也下降,面對客源不足的同時,日日春看到她們身上豐富的經驗與承接人的能耐,發展出與年輕義工協作的網路與身心障礙者的「合作社」。

穩住生計才能站穩步伐更往前挺走入社區,MIKO在去年也跟日日春一起去拜訪地方的管區派出所,了解居民檢舉流鶯與警察取締的情況,希望居中能推進地方流鶯自治,與日日春協同扮演流鶯、社區居民與警方三方的溝通平台。

她說:「台灣對性工作者的污名、性知識的無知,還有公權力的惡霸,都讓我很痛心,去年我把債還完了,可以更無顧忌站出來抗爭,我還不想退休,我做到一百歲也要和這個政府對幹下去。」

壹週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