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郝爸軍中有樂園 小郝見賢當思齊

日日春選舉站壁報 NO.7

本報行動主筆: miss gogo嬋 本報行動主編:小哲

     十一月十六日,早上10點左右,日日春「桃花軍」20幾個人去郝總部,包括瑞典來的羅西娜,要求郝總部支持我們的三點訴求:1)替萬華流鶯設服務站;2)辦性產業市民論壇;3) 支持性工作者除罪化。那中山分局也來了10幾個「戴帽子的」(=制服警察),還有幾個便衣。那些警察好像很緊張,可能是怕我們要用暴力去抗議,就趕快跑來問我們要幹什麼,我就說:「沒什麼啦!我們都是一些底層的人,只是要來拜託郝『市長』把我們的訴求納入在他的市政白皮書裡,讓我們也有口飯吃而已!」

紀念妓運鬥士官秀琴—-2006性產業政策國際會議 與 日日春2006第五屆台北國際娼妓文化 暨行動論壇

是公娼會長官秀琴的死,逼促我們非得發聲。兩個月內,國際會議和娼妓文化節,趕籌上場。是妓運鬥士官秀琴的死,召喚跨海友朋,不分時差鬥陣相挺,ㄍ一ㄥ出這場空前的娼妓文化盛會….。是官姐,選擇在台灣「政治」將變要變的時空下,離我們而去。九年妓運匍伏前進,一心只想要回正當工作權的小娼妓,終究等不急政黨頭人政治的改變,七月還在民進黨全代會場外,高喊「公娼比下流政客高貴一萬倍」,卻在八月初投海殞落。

「性產業地下化和性道德污名」的巨石,重壓著赤裸求生不虛矯的娼妓身軀;但是,重踩巨石之上,是那口念蒼生忙著爭權私利的偽善政客;而站在巨石旁的你我,時而冷漠事不關己、時而感嘆時政改革無力、時而不想聞問只想先顧好自己…,但是我們仍舊抱怨等待不到政治清明,但是我們不知道,其實阻礙政治改革的,是那塊和壓迫娼妓的同一巨石。

你想讓生命真誠不死去嗎?日日春,2006娼妓文化節,在台北市長選舉前,在台灣政客窘態盡出之際,邀你一起來行動參與推移巨石,不只為娼妓,也為我們自己;官姐之死,是另一個希望的轉進…。

[…]

官姐,您好走

這是一篇日日春的支持者,梅先生,在官姐落海近百日後,主動寄來日日春的文章,表達他對官姐死亡的感念。希望能趕在官姐百日時候投稿到民意論壇,讓台灣社會對官姐的死有更深刻的反省與看見‧日日春代為投稿,只不過這篇文章淹沒在貪腐的政局與新聞之中,沒能刊出。在紀念官姐的新一波活動—2006國際娼妓文化節與性產業國際會議—開始前,貼出這篇文章以玆紀念。

歪哥珍A錢被告 眾政客大撿政治芒果!

20061108日日春選舉站壁報 NO.6 (倒扁特刊)

本報行動主筆: miss gogo嬋 本報行動編輯 小哲

     95年11月3日,這天也是歷史以來,台灣的國家元首夫人第一次被起訴,我們一群人都衝到台北火車站去看熱鬧,當場看到台上施明德、李新、王麗萍,還有一些不認識的人在那邊很高興的在倒扁。我看到吳淑珍被起訴也很高興。真可惜,阿扁沒被告。不知中華民國的總統為何有「刑事豁免權」,難道當初寫憲法的人就已經是事先想到,當總統的很有可能會A錢嗎?!

一個社工系學生對社會工作的反思

2005年     作者:馨

     若是兩年前你問我社會工作是什麼?我可以很八股的告訴你,它是一個「助人的專業」;若是你現在問我社會工作是什麼(當我在日日春實習之後)?我會說,它是由一群勞力販賣者依循制式化流程來處理大眾問題的工作。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