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SOS!文萌樓義工募集!】

【SOS!文萌樓義工募集!】

2/8(星期天)下午2-5點,我們將召開「SOS!文萌樓義工募集說明會」,由於文萌樓最近的局勢很不利,我們很擔心,文萌樓過去三年來的戰果會毀於一旦,因此,想找更多長期義工參與。

主要募集對象為(符合以下任一種即可,但希望能是長期的、持續的;若只是想參訪或作報告的朋友,我們會另擇日舉辦導覽。)

1. 關注文萌樓議題,有意願參與後續行動(如導覽義工培訓等) 2. 對於土地議題感興趣,對文資保存、公辦都更有興趣蒐集資料和討論 3. 對於文萌樓作為妓運去汙名的基地有感情,有興趣一起發想、投入經營此空間

9/28民陣參選記者會

可能有朋友已經有注意到,日日春協會這次選舉有四位工作者都有登記參選。兩位參選里長、一位參選台北市議員、一位參選高雄市議員。更有些比較熟悉日日春長年發展的朋友,會發現,我們的參選和一般「凍蒜!凍蒜!」的選舉不一樣,我們不求速成選上,所以沒有插旗、沒有廣告(我們也沒錢啦…)

我們更希望,透過直接參與選舉,自己的權力自己拿,自己的政治自己搞!參選不該令人一想到就倒彈、好像押人赴刑場那樣的慘烈。普通的小老百姓也該有政治的話語權!

以下是9/28民陣參選記者會上,日日春工作者蕭怡婷(庄島以良子)的發言:

—— 我是蕭怡婷,在日日春協會工作八年,台灣法律是禁止娼妓的,不分國民兩黨執政,『性』要在婚姻內才是正常的,即使窮到需要賣淫才能養家,國家也不允許。

目前大家可以接受合法的酒店、按摩店裡偷偷作性交易,但不能接受光明正大賣淫的流鶯。性交易的社會污名,對鄰居也是壓力,但我認為不是沒有解決方法,而我參選就是要直接面對性與性交易。

在這裡我要公開說我們在揪「性交易義務仲介團」。第一個是,在社會裡沒有情慾對象的障礙者、單爸,可以有安心的資源管道。第二個是揪年輕學生與熟女的流鶯小姐合作,使用網路拓出生存的通路。

我參選萬華富民里里長,就是要和流鶯小姐們一起挑戰<只能做不能說>的性文化!

從父親的憤懣中我看見政治

﹝編按﹞ 文章作者林碗茹是日日春義工、辣辣雞、嘿秀劇團成員。每次擔綱表演的節目都辛辣、火辣又寫實。文中從政治參與的角度看到環境的現實無奈,將六七年級夾雜在政治鼓譟與腥臭歲段的痛苦愛恨,娓娓道來。觸及到與家中長輩的碰撞、對人生價值與自我責任的思索,相信也是許多六七年級深有同感的。

日日春曾經參與過市議員及立法委員的選舉,為什麼不喜歡政治的我們要參與這種明知不會選上的選舉遊戲?2004年,我們曾經和支持日日春的朋友一起討論大家和政治的距離、冷感,當時聽障生、精障家屬、同志、大學生、老師、社工、心復師、文化工作者的出現,一方面讓我們看到「不想管政治,卻會被政治決定」的經驗普遍,不是獨獨妓運才有這種體會!另方面也開始讓我們試著發堀自己的政治心理古怪椎體,去看我們自己在學校生活工作的體制裡、為何沉默或為何反抗。

今年日日春和其他長期在基層奮鬥的工運夥伴,以及教育工作者、工人、社工員、大學生與進步學者,串聯起來組成「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在北市內湖南港與基隆市推出代表參選,展開『「拿回我們的」火苗行動』,嘗試走一條更貼近人民的政治道路。

另外,也許有朋友已經注意到,日日春的秘書長王芳萍代表火盟,由「綠黨-火盟」聯合推薦成為不分區立委提名人之一。這個合作的相關過程與原因,我們會在下一波的電子報裡面和大家說明。

[…]

一個社工系學生對社會工作的反思

2005年     作者:馨

     若是兩年前你問我社會工作是什麼?我可以很八股的告訴你,它是一個「助人的專業」;若是你現在問我社會工作是什麼(當我在日日春實習之後)?我會說,它是由一群勞力販賣者依循制式化流程來處理大眾問題的工作。

我為甚麼會在日日春

文/竹心(2002年起的資深義工)

     我為什麼會在日日春?這是我問了自己幾年還沒有確切答案的問題。

     我喜歡聽故事,我喜歡問問題,日日春提供了一個很容易問出陌生人生命故事的平台,在社會交際中很忌諱的「問問題」,在這裡也不會顯得那麼突兀。如果能夠幫到別人,即使只有一點點,才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在這裡,讓我感到生命存在的意義。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