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2012桃紅戰車選立委】部落格熱鬧開張!

不藍不綠,桃紅是妓權公民的顏色!

肌萎軟腳,輪椅是我走出家門,爭取自主生活的戰車!

經過參政團共決,性福團與算障團決議由推動重障者自立生活的周志文(日日春身心障礙與性小組召集人),代表老大們參選2012的立委,

邀請對現在的政治不滿的朋友,一起和我們拿回小老百姓的參政權!

我們的參政運動部落格–【桃紅戰車選立委】已經開張!

請你來和我們一起廢掉爛政客!

10/28起,不一樣的艋舺人文導覽

※不同的視框,帶來不同的理解與感受※ ※邀請您參加我們的導覽,一起來發掘、豐富、創造另類的視野。※

【開啟另一種世界】

如何理解萬華的鶯鶯燕燕? 「女子飄來必須讓我暫時停止呼吸的香水味」 名作家如是說,這是形容萬華在地情色的一種態度。 「我不偷不搶,靠我自己賺錢養家活口,是有什麼是不要臉?」 自殺身亡的前公娼自救會會長官秀琴,揭開公娼帽奮力對社會這麼說。

我們看見了這種不同,你想了解嗎?

[…]

10/30、11/6{勞動/娼妓/身心障礙} 街角文化論政+流動影像展 系列活動

各位日日春的好朋友們:

11/6罰娼條款即將失效,但我們沒有看到一個足夠有擔當的政府,願意扛起爭議的政策,進而指引社會前進的方向。相反的,在社會質疑聲浪中,立法院很有可能通過「娼嫖皆罰,地方特許除外」的倒退版本!

我們將在一系列活動中,用布袋戲和說說唱唱等展演方式,想讓大家知道這樣的政策將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並且,更進一步,我們對形塑這個政策背後的政治體制也有意見!

日日春執行長鍾君竺會以人民老大參政的方式,和算障團周志文(肌肉萎縮重度肢障者),一起代表性福團+算障團老大參選2012中正萬華區立委,這是我們對於政治不滿的直接行動。也邀請舊雨新知們,來聽聽性工作者和身心障礙者,在勞動與生活中面臨哪些相似的政策處境,為何參政對我們來說是一條非走不可的路。

 

以下是活動訊息:

 

人民老大參政 群花怒放

{勞動/娼妓/身心障礙} 街角文化論政+流動影像展 系列活動

五位來自不同議題背景的行動者,希望透過自己的現身,挑戰主流社會的忽視與冷漠,也要藉由參選,讓大家看見政治不遠、就在生活中,宣示「政治既是眾人之事,也是我的事」:

 

重障者—志文、哲彰以其殘缺不全的身體走向街頭,主動迎上民眾各式各樣,如好奇、不屑、鼓勵等眼光的注視;來自苗栗的鄉下女孩—君竺,怎麼從性工作運動的政治鬥爭過程中,回頭返視城鄉差距帶給自己與家鄉青年的痛;勞動媽媽—佳君在勞工運動中工作多年,看到台灣的勞工處境越來越艱難,不願再坐視下一代的勞動權益都得責任外包;大學教授夏林清,三十年來,越過一個又一個的社會運動浪頭,歷經關廠潮抗爭、廢娼、身心障礙要求自立生活等諸多社會脈動,除了這些看似邊緣的議題之外,更想和一般人聊聊:你關心的生活大小事,政治有為你做到嗎?如果沒有,我們又該怎麼辦?

 

我們跨過社群與障別間的藩籬後看到,交織在彼此身上的社會結構重擔其實是一樣的,我們期待跨過邊界、理解對方並攜手合作。

 

活動主辦單位: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性福團、都市苦工團、異於常人算障團、基層教師協會、蘆荻社區大學、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快樂學堂人民連線、國際家庭互助協會、不合格公民團、原政團、基隆火盟、開開團、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淘汰郎團(持續擴大中)

[…]

「保障性工作勞動權聯盟」拜會各黨團 行動說明與訴求

政院娼嫖皆罰,底層雪上加霜!

娼嫖都不罰,才能透明管理!

停止密室協商,回歸公開審查!

依據大法官釋字666號的解釋,現行《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第1項第1款「罰娼不罰嫖」違憲,即將在11月6日失效。為在失效前完成修法,日前立院決議將現有三個立場迥異的草案-政院版(全面娼嫖都罰、地方政府特許除外)、藍委鄭麗文版(娼嫖都不罰)、綠委黃淑英版(罰嫖不罰娼)-改以政院版為基礎進行「黨團協商」。「保障性工作勞動權聯盟」由妓權團體、身心障礙團體、勞工團體、同志/性別團體等組成,針對這個決定,來自底層的弱勢者希望能向各黨團當面表達幾點意見:

一、「娼嫖皆罰」將使底層性工作者處境雪上加霜

追本溯源,釋字666號是大法官為了改善底層性工作者處境而做的解釋(…尤以部分迫於社會經濟弱勢而從事性交易之女性,往往因系爭規定受處罰,致其業已窘困之處境更為不利。)但若依照政院版通過一個罰娼又罰嫖的版本,恐怕將來新法所取締的便是這些底層性工作者的客人,許多底層性工作者第一時間的反應都是:政府變成剝削者了,而且還一次剝兩層皮!既傷害小姐的尊嚴,又傷害小姐的生計!

我們從世界上極少數罰嫖不罰娼的瑞典經驗裡知道,底層流鶯的客人是瑞典警察查緝嫖客的主要目標來源-流鶯人數只佔性工作者總數5%,卻有50%的嫖客查緝績效是從此管道查獲-因此,一但通過罰嫖的法令,底層性工作者的處境勢必更加艱難了!因為嫖客害怕被抓,交易轉向找室內型、更隱密更高檔的性工作者,那麼街頭的性工作者只好削價競爭,日子更難過,甚至導致他們必須壓低勞動條件接客(包括自己不想接的客人)才有辦法維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