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公視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內有完整影音)

公視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3/18「市長與里長市政座談會」,文萌樓所在地的大同區雙連里里長洪振恆提出「日日春協會退出文萌樓與廢除古蹟」的訴求,我們認為這樣的訴求,正是反映了週邊都更利益白熱化,里長、建商與文萌樓投機客林麗萍為了捍衛各自的利益,更聯手起來要將文萌樓的文化主體與妓運歷史消滅。4/24的文資大會,林麗萍更不諱言地要求「有償捐贈」,要文化局協調文萌樓的地主臺灣銀行做容積移轉,讓林麗萍可以挾持文萌樓分一杯羹。文化局遲遲不徵收,就是做實了林麗萍可以繼續綁架文萌樓談贖金的籌碼;任由文萌樓的文化價值與歷史意義被土地開發利益吞噬。

[03/30新聞稿] 炒作古蹟才是「不當得利」!請投機客「高抬貴手」,放過文萌樓!

[03/30新聞稿] 炒作古蹟才是「不當得利」!請投機客「高抬貴手」,放過文萌樓!

炒作古蹟才是「不當得利」!請投機客「高抬貴手」,放過文萌樓!

記者會時間:3/30(一)下午兩點

記者會地點:高等法院民事庭大門口(貴陽街1段233號)

文萌樓自2011年遭投機客劉順發、林麗萍買下後,旋即提告原承租戶日日春協會,要求遷出文萌樓,纏訟至今已邁入第四個年頭。日日春一、二審皆敗訴,但去年年底,最高法院判日日春勝訴,廢棄前審判決,發回高院更審。今天(3/30)下午2:45,高等法院即將再度開庭,進行最後一次的準備程序庭。開庭前,我們仍要向法官與社會大眾呼籲「拿古蹟炒作才是不當得利,文萌樓應收歸公有」!

[…]

廢古蹟不如廢污名(吳若瑩、蕭怡婷)

大同區雙連里里長洪振恒在本月18日市政座談中,當面向柯文哲提出「日日春協會退出文萌樓及廢除古蹟」的訴求,要將公娼抗爭運動歷史與日日春協會一併從社區中清除。洪里長在這段期間內,大力募集居民連署,希望以周邊居民的民意壓力,排除「妓女戶古蹟」的阻礙,來加速都更進行。 古蹟保存與都市開發之間的拉鋸,是所有保存運動的最大挑戰。許多古蹟在指定之前就會莫名失火,或是地主趁指定公告前,連夜開挖土機將古蹟破壞。甚至即便古蹟都已指定了,也可能為了配合開發而移位支解。

柯P新政從徵收文萌樓做起(鍾君竺、吳若瑩)

新上任的柯市長說他的施政方向:「不因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利益」。 過去,郝市府帶頭都更炒房的政策,爆發不少重大矛盾,家被強拆、人被迫遷、樹被移走、文資瀕危,而今日柯文哲市長上任,如何衡量什麼是短期利益,什麼是長期利益?端看柯市府如何抉擇。在開發帶來的種種衝突間,人民更可以看清楚,柯市府是否願意挑戰既有的房產利益結構,在土地正義上敢於挑戰囤房炒房的投機客、建商與財團。

市定古蹟文萌樓作為台北市第一起劃入都更的私人古蹟,有其指標性,也是柯P百日新政的挑戰。主要爭議為,當投機客花330萬元買古蹟,企圖透過都更牟取3000萬元以上的10倍暴利,又斬斷文萌樓作為妓運古蹟的歷史意義,當古蹟的文資價值遭到威脅,市府到底敢不敢挑戰投機客的私有產權?我們認為,古蹟公共財不應淪於炒作工具,當市府再三協調而投機客置之不理,市府就應依《文資法》積極徵收古蹟,從投機客手上收歸公有。 媒體報導,對於文萌樓,柯市府有意朝向「買回」或「公辦都更」來解決,不傾向郝市府任內朝向「強制徵收」的方向,我們的看法有以下兩點:

【讀者投書】蕭怡婷、郭姵妤:製造性污名──從女王的偷拍,你看到了什麼?

【讀者投書】蕭怡婷、郭姵妤:製造性污名──從女王的偷拍,你看到了什麼?

上週,被媒體封為太陽花女王的劉喬安,遭《壹週刊》爆出「疑似援交」的新聞,引起社會一片嘩然,後來整件事情演變為週刊「刻意設局」偷拍劉喬安的新聞倫理醜聞。類似的新聞手法早被媒體一再使用,如今年六月《蘋果日報》亦針對萬華的街頭流鶯,以接獲爆料名義加以聳動報導。不管劉喬安是否意圖接受援交,也不管為何原因遭人惡意設局偷拍,媒體不應該刻意操作性道德污名來牟取自己的商業利益。更進一步,作為長期投入妓權運動的工作者,我們認為,在社會一片撻伐聲浪下,劉喬安不畏自己曾在八大行業工作的污名,敢站出來為自己發聲,她的勇氣值得讚賞。

● 援交疑雲所引起的道德譴責

劉喬安的援交疑雲引起了社會的道德焦慮,對於年輕女性賣淫,或是到酒店陪酒,湧現了各種疑慮與批判。在我們接觸許多從事八大產業工作者的經驗當中,看見許多女性可能高職畢業或大學肄業,在現今的勞動市場條件不太好的狀況下,因各種因素背負龐大的經濟壓力而投入此行。

Page 1 of 712345...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