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三陪小姐:白蘭回家

這篇文章由照顧白蘭的義工房慧真寫於2006年4月陪白蘭回台東家後。慧真的書即將在明年由遠流出版。

     四十二歲的白蘭,每回一次家,都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

心,才能懂

文∕蔡美娟

      在為她朗讀生命故事,看見了她的眼淚和心情後,我終於感覺自己貼近了她,原來,只有靠「心」,才能懂得她。拿掉我的「自我重要感」,我才能看見她。

用社會運動的網,接住從社福系統中掉出來的她

      日日春電子報第一期發出後,陸陸續續有回音,有男大學生說要來學幫她換尿布,有上晚班的上班族說她不知道怎麼幫白蘭,但想利用自己休息的白天來陪她。也有一些有心幫忙的朋友,提出一些擔心:

擔心 1:白蘭的情況聽起來很沉重,我擔心我負荷不了!

強力徵求陪伴白蘭的志工!

      白蘭能從2005年3月完全昏迷,到2005年4月可以聽跟看到人、感覺到這個世界,完全是在她住院的這段時間,一個個義工的「陪伴」讓她可以進展得這麼快。醫院說白蘭的病已經不需要緊急的醫療,而是要出院慢慢復原;她最需要的藥是「陪伴」,我們不願意見到白蘭被安置在死氣沉沉的安養院,每週一、二、四的下午把她帶到日日春的辦公室,這裡常常有人進出,可以跟她說話,我們希望集合眾人的「愛」讓她有一天可以再站起來,重新過生活。

[…]

回家(運動與我)

2006/7/14     作者:君

     要到這麼多年以後,才明白,在公娼抗爭隊伍裡與阿姨們手拉手前進的我,不只是為反抗偽善粗暴廢娼的政府,也是在挑戰我自己與體制的關係。

★回家

     2005年八月,我們陪著從鬼門關前攔回來的白蘭回台東的家。

     白蘭昏迷前我不曾看她哭過。雖然13歲就因家境貧困從娼,遇到惡質老闆綁約十年,過度強迫勞動,可是白蘭以前講起這些不會掉眼淚,她長成馴良、能忍的樣子。後來的白蘭再不續約,堅持到公娼館,自主勞動,她每天接兩個客人,剩下的時間都拿去養娼館後頭的十幾隻流浪貓。

     可在廢娼導致經濟生活解體後(廢娼後不敢作私娼,日日春陪她嘗試過檳榔攤、麵攤、賣雞、成衣工廠,無一能成),白蘭也連帶失去精神上的重要陪伴,貓咪和男友,都承受不住白蘭而離去。白蘭於是開始以酒取暖,酗酒使得原本手腳不靈光的她更難工作,日日春因人力不足也只能偶爾接她來辦公室做點小事。2005年三月白蘭肝昏迷後,日日春捲動了50多位義工輪流24小時日夜陪伴她,只要一講起13歲,白蘭就不斷地掉淚。

Page 2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