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馬市長,施政難道只有比人數嗎?

2006.9.12 日日春與馬市長會後新聞稿

日日春今日與馬市長會面訴求:

1.在不觸及中央刑法將第三者入罪的前提下,同意以合憲立場娼嫖都不罰,和「社區共決」精神,立即推動訂立「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規則」草案。

2.同意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第一款罰娼條款,並在行政院會提案要求中央立即修法。

3.為推動台北市「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規則」草案,並延續2002年「台北市色情產業及性交易政策芻議研究」,市長立即批示市府權責局處,在卸任前於台北市12行政區各辦理一場「社區公共論壇」,邀請性工作者、社區居民、官方代表、學者專家…等,就符合娼嫖都不罰、社區共決、合作社精神等相關原則之「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規則」進行溝通辯論。

4.同時由擔任女委會主委的馬市長,在下次女委會提案或支持委員提案,組成跨局處「推動訂立有效管理的性產業政策」專案小組,並延續2002年「台北市色情產業及性交易政策芻議研究」,重新檢討台北市取締色情產業之政策,並規劃設計於台北市12行政區各辦理「社區公共論壇」,邀請性工作者、社區居民、官方代表、學者專家…等,就符合娼嫖都不罰、社區共決、合作社精神等相關原則之「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規則」進行溝通辯論。

在進入訴求前,日日春協會偕性工作者小青等先問馬市長對「罰娼條款」的立場態度:

1.請問馬市長贊成罰娼嗎?2004年陳水扁已公開表示「傾向支持不處罰賣性者」,許多法學專家表示這是違憲惡法,面對如此逼死底層人民的法律,您的態度是?

2.姑且不論道德價值觀,就法理上來說,馬市長認為「罰娼不罰嫖」(兩人共做只罰一人)合於法理嗎?合憲嗎?

會面的結果

(一)針對日日春詢問,馬市長對不合憲的社秩法80條「罰娼條款」的立場,及是否願意推動娼嫖都不罰的〈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規則〉,馬市長的回應,令我們感到失望、遺憾。

      馬市長強調是中央法令禁娼,地方不能牴觸中央法律;及問題的爭議性和困難度很高。針對法源的問題,日日春提出已拜訪許多法律學者,找出不牴觸中央法令、地方自治立法的解決之道,但面對性工作者小青進一步質問馬市長是否贊成「罰娼」,馬市長仍以法規的技術理由迴避政治立場。

      日日春再問,若暫且不談性道德,只談法理,法學博士馬英九如何看「罰娼不罰嫖」(兩人共做只罰一人)條款,馬市長只回應「可檢討、有爭議」,仍不願從法理回應,只表示法律也要考慮道德。

      秘書長王芳萍再問,馬市長執政八年下來估計已經有9796名娼妓被抓,拘禁底層婦女11756天,繳交罰款共4461萬元。底層婦女因躲避取締無法工作而借貸的債務高達11億1千7百萬以上。馬市長在健保案、集遊法及倒扁上都可積極找解套,或炮打中央,為何面對底層婦女生死的性工作議題,卻以法律技術問題一再拖延、不作為?

      馬市長回應,倒扁與色情不同。倒扁有百萬群眾,色情議題爭議大,有多少人支持。

      日日春在會後發表聲明表示,希望馬英九做政治家,不要像陳水扁做政客,施政難道只有比人數嗎?若做政治家,應以天下蒼生為念,要看重弱勢優先,難道馬的施政可以選擇性的只顧選舉,而不看因你政策而死傷累累卻發不出聲的底層人民嗎?而馬市長一再用此案爭議大,或將修法推給中央,一拖再拖,又將有多少像官秀琴一樣的浮屍再發生?

(二)馬市長一再舉2002年他實地考察荷蘭性產業經驗,表達他是全國最了解此議題複雜度的首長,他說單一專區是不可行的,「一市多區」才是可能的,但要在台灣推行,就要面對社會容忍的程度。日日春表示,同意此案的諸多爭議,但馬市長自2002年考察荷蘭、及花了300萬做性產業政策研究案後,結論說要舉辦公共論壇,已經又拖了四年對性產業政策毫無作為,對此,馬市長承諾將在卸任前,舉辦公聽會,以審議式民主的方式,來與台北市民溝通對話。

(三)馬市長因行程先離席後,日日春協會再與社會局長薛承泰、勞工局長師豫玲、公訓中心主任顧燕翎等溝通。日日春協會表示,光是「審議式民主」,並不足以貼近社會基層的聲音,要求應在台北市12行政區都至少辦理一場「社區公共論壇」,並應舉辦一場國際會議,就荷蘭模式、瑞典模式進行深入探究,與台灣相互參照。對此,薛社會局長也承諾,將與顧主任、同是女委會委員的日日春秘書長王芳萍合作,在市府女權會裡提案列管,即使市長卸任後女權會/市府也會繼續推動,研議台北市政府如何藉由推動審議式民主論壇、社區公共論壇、國際會議,來刺激市民大眾在性產業政策議題上的溝通對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