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誠實的政治--2006市長候選人對性工作者除罪訴求的回應

     今年430「要工作、反釣魚:性工作者除罪大遊行」,官姐是我們遊行的總領隊。1128,「誠實的政治:性工作者除罪大遊行」,官姐的影像同樣在隊伍的前頭帶領著我們,並與來自瑞典、荷蘭、澳洲、美國的國際妓運友人一同偕行。官姐的走,死於阿扁當年廢娼種下的惡果,及蘇貞昌、馬英九交相「拼治安」大搞數字政績的掃黃取締,讓我們更看到性工作者除罪刻不容緩,台北市長也不容卸責。

     日日春根據官方公佈的數字統計,馬作為全國掃黃強度第一的地方首長,執政八年下來已經有9796名娼妓被抓,拘禁底層婦女11756天,繳交罰款共4461萬元。八年下來取締成人性交易的警力預算超過2400萬以上,共耗費2400名警力預算,換來的卻是底層婦女因躲避掃黃取締無法工作,以債養貸,借高利貸,因此而累計債務粗估高達11億。這樣的取締成人性交易政策不僅完全沒解決問題,只是把娼妓當成各種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還製造底層婦女更多難以承受的生存壓力。

性工作者除罪是「誠實的政治」的試金石

     「性工作者除罪」雖然看起來只是妓女的呼聲,但是,當今全民要求政治清明時,事實上,此一具高度爭議、可做不可說的「性交易是否可以合法除罪」的問題,是挑戰台灣政黨政客是否能有「誠實政治」的最佳試金石。貪腐的陳水扁當年在做台北市長時擺出「假聖人」的姿態,用「道德的假面」掩飾,以掃黃魄力之名將底層性產業趕盡殺絕,但九年的事實證明,掃黃只是以鄰為壑,逼死底層,並不能真正解決社會問題。現任市長馬英九的掃黃策略,可以說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偽君子」:「睜隻眼」的結果只是對底層性工作者掃蕩大玩數字遊戲;「閉隻眼」的後果是讓黑白共利、政客撐腰的硬後台得以繼續生存。

     雖然陳水扁和馬英九用不同的方式來面對成人性交易議題,但相同的他們都迴避正面處理性交易之所以存在的複雜結構,同時也掩蓋不合法下已經產生的複雜利益網絡。以道德爭議為由不作為,結果就是讓個別邊緣的娼妓婦女自殺、向錢莊借錢…,自己天天忙的是權謀政治大位。

     同樣的,在面對複雜糾結貪腐結構時,陳水扁以減薪一半的清廉之姿,掩蓋自己貪腐的事實,馬英九則是以要阿扁下台進行政爭,但對於貪腐的真正結構與不公義的體制卻是避而不提。

     因此,政治人物若不選擇誠實面對性交易,怎可能誠實面對金權!性交易和金權,性和權力,都是人類真實渴望卻又不願面對的真實慾望。正因如此,越是玩兩面手法,越有貪的空間!越是偽善,越有A的可能!相比之下,性工作者老老實實靠勞力賺取公平對價,比起政客滿口為國私下大A特A,妓女更是高貴一萬倍,居然政客還擔心道德爭議,不敢面對交易是否檯面化。同時,在大環境不景氣下,政客越貪腐,還一再與財團聯手做不當利益輸送,讓台灣經濟趨於弱化,底層就越辛苦,底層從娼婦女不知幫政府補了多少體制的破網,政府不但不照顧弱勢,還反過來以法律打壓底層艱苦人,實在比老鴇還不如。

     因而,日日春協會除了持續逼問馬市長面對成人性交易議題的態度外,也在這次的台北市長選戰中,持續的以社會行動針對年底市長選舉的六位候選人,提出四個訴求。

台北市長候選人對日日春訴求簽署回應表

說明:○為具體簽署、X為未簽署;宋楚瑜未進行簽署,但在其加列特別意見書中之意見,接近日日春之訴求題目,本會仍視為簽署的部份為○,但宋楚瑜簽署與本會表達的精神原則相仿,但未回應日日春具體實施作法的,則以△表示。

日日春訴求(簡版)

(2)

1.支持修改社維法「罰娼條款」,成年從娼者不罰。

X

 

X

(以註2詮解)

2.秉持娼嫖都不罰、社區共决、低調分散、娼妓小型合作社等原則,訂定「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條例」,務實管理成人性交易。

X

 

X

X

(以註2詮解)

3.支持推動發展「北市成人性交易處理對策」之市民共決機制,透過舉辦「審議式民主」及「擴大參與式民主」論壇,支持市民更直接參與公共政策決策的機制。

○(1)

X

(以註2詮解)

4.在北市推動務實有效成人性交易管理政策前,提供營運經費支持民間團體設立「特殊行業婦女喘息中心」

 

X

 

註一:郝龍斌加註意見:(劃橫線之字為郝加列)
…….委員會彙整市民論壇意見,作成市政建議書,提交市政府。市政府應依據該市政建議書,於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第一項第一款修正或廢除後,在合乎中央法令、杜絕人口販賣、消彌雛妓問題等前提下,草擬一套有效的成人性交易對應政策與相關法令草案,送議會審議。

註二:宋楚瑜加列特別意見書
1.支持人人都有工作權。在反對逼良為娼、強迫勞動的前提下,支持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八十條讓成人性交易從業人員去罪罰化。
2.反對暴力介入成人性交易產業,禁絕槍械、毒品等非法行為。
3.在尊重業者與社區居民的前提下,經過充份的社區溝通,與社區協議成人性交易營業場所的設立。住宅邊與學校週邊,不可設立成人性交易營業場所。

註三:李敖表示「沒有意見」,柯賜海則沒有回應

根據目前市長候選人回應的情況,我們的結論如下:

1.在有回應的郝、謝、宋、周四組候選人中,除郝以外的其他三位都支持「不處罰成年從娼者」,當選後將以台北市長身分在行政院會提案,建請中央立即修改社維法80條。

2.但民調最高的郝龍斌先生,回應最為保守,在面對成人性交易議題上馬規郝隨,一概把責任推給中央,拿依法行政當藉口,不顧惡法害死底層娼妓。我們認為郝繼承馬,只顧選舉不顧底層,台北的將來不會郝上加好。

3.有回應的四位候選人,從他們簽署結果看政治人物如何處理複雜公共政策的態度,本會對他們四位的看法為─(如下)

4.對於李敖的「沒有意見」、柯賜海的完全不予回應,我們看到他們漠視底層聲音,根本沒有把小老百姓放在眼底,選民更應看清楚,不該對他們有所期待。

郝龍斌 → 民粹政客沒魄力 馬規郝隨郝個屁

     目前民調最高的郝龍斌,因為選情穩操勝算,就漠視底層市民痛苦,雖然願意舉辦公共論壇,但對底層人民來說,真的等不及了,他對社維法80條的「罰娼條款」完全不表態,遑論在台北市自行立法管理成人性交易。過去八年,馬英九市長「選擇性地」沒魄力,底層市民都看在眼裡:為討好紅衫軍就會說「法律像麻糬」,對掃黃壓迫底層卻說「依法行政」。郝龍斌宣稱要走馬英九路線,要讓台北市好上加郝。底層市民不僅要問:在台北市本來就活不好,郝龍斌不思及時挽救,居然還要馬規郝隨,底層市民怎會好上加好?

     我們要對郝龍斌先生說,不要短視近利,只關心選舉輸贏,搞民粹。民主難道是只顧大多數人,而不顧弱勢少數?苛政殺人,多少娼妓發不出聲音的死去,難道弱勢死多少都沒關係?!官秀琴之後還要再添多少冤魂?真正的政治家不是只會計算選票有多少,而是以天下蒼生為念、讓弱勢都能生存做優先考量。「馬規郝隨」一點都不好!

謝長廷 → 底層優先欠一歩 娼妓除罪缺一腳

     謝長廷先生簽署了支持修改社維法80條、及在北市推動成人性交易政策公共論壇,我們認為這是一種務實的政治態度,願意予以肯定。比較遺憾的是,謝長廷先生仍不願承諾在中央修法前,在北市立即推動訂定「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條例」。對於每天都面對生存壓力的性工作者來說,謝長廷先生願意照顧底層生計的美意,還是缺了臨門一腳。民進黨從黨外時期的草根起家,到近年第一家庭發生了台開、sogo、國務機要費等案,許多底層感嘆統治階級從三級貧戶變成「一家暴富萬家瘦」的貪腐政權。謝長廷先生要做民進黨裡的清流,就得拿出更徹底的改革,否則,人民又如何認清謝先生不會為了權位爭奪而以人民為芻狗?陳水扁當年的「假聖人」,到謝長廷在高雄市長任內為了愛河整治廢掉唯一僅存的公娼館,這些歷史,人民不會忘記。謝先生如果還秉著民進黨當年「弱勢優先」的理想,就應該發揮申奧精神,由北市立法,讓底層馬上有飯吃,才是眞進步!

宋楚瑜:娼妓也有工作權 日日春:老宋修惡法,大家不違法

     在這次選戰中,宋先生主動提出將規畫社子島引進國際旅館及娛樂業,開發成類似美國拉斯維加斯式的專區。他又說:台北市夜生活非常貧乏,且都被汙名化,只是要好好集中管理就沒有問題了。他在2000年時,也曾以總統候選人身分回應日日春協會等卅八個婦女團體,同意在日後「促成性工作者除罪,並積極研擬務實可行之性產業政策」。專區雖然不是我們認為最好的模式,但宋楚瑜先生至少敢面對、敢討論。我們更肯定宋先生,因為他表示性工作者也有工作權。我們希望宋先生將來能持續運用他的政治影響力,及落實他所說的「市長修惡法,大家不違法」,協助修改包括集遊法、社維法等一切不當的行政罰法,讓性工作者也能納入國家勞動法令的保護之下。

周玉蔻,性工作者除罪,台北城市最誠實

     周玉蔻小姐是在八月聽聞官姐過世消息時,主動表示要來給官姐上香,並在當下(8/28)就簽署了支持北市訂定「台北市成人性交易自治條例」的訴求。其實,這次選舉coco的處境有些部分與性工作者十分相似,同樣是爹不疼娘不愛,同樣是一夕之間被開除(北市阿扁廢公娼),老娼妓期勉周玉蔻,要好好做個誠實的政治人,因為被踐踏過才知道弱勢的滋味,被背信過才知道底層的辛酸。性工作除罪,台北go go go!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