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不設專區,會引發全島皆娼嗎?

各位朋友:

兩週前,內政部長江宜樺提出內政部將依「性交易的經營模式宜採個體戶或三到五人小規模的型態,不設專區,但排除在住宅用地、文教、宗教用地等地設置。」 的原則來制定性交易法律。立委吳育昇擴大說這樣會引發「全民皆娼、全島皆娼」的疑慮,我們認為這樣的說法太偏頗!

我們務實來看,性交易形成有一定的文化經濟的條件才能存在,存在的型態也有當地的容忍度的因素,我們若看懂它的生存,就可以設計出適宜地區居民與性交易存在的邏輯與法律。

而社會對性交易管理的疑慮到底是什麼?性交易若產生擾鄰情況時,它是哪一種層次,我們可以怎樣面對它,想辦法改善狀況?

邀請大家拋出一些親身經歷,一起思辯!歡迎有性產業鄰居經驗的朋友,來信或上facebook日日春粉絲頁交流。

以下為日日春的投書與我們的延伸閱讀,敬請參考。


【性交易除罰化軟性自律 比硬性規定務實】
BY 鍾君竺&吳若瑩

(本文於20101015聯合報刊出)

內政部長江宜樺昨天表示,性交易的經營模式宜採個體戶或三到五人小規模的型態,不設專區,但排除在住宅用地、文教、宗教用地等地設置。歷經一年半的漫長研議,我們認為內政部的方案,相較起將性產業限縮在專區之內,已經是相對務實的對策。

然而現在一般民眾最恐懼的東西似乎是吳育昇立委所稱的「全島皆娼、全民皆娼」,所謂「春城無處不飛花」,煽動挑撥民眾最敏感的那根神經,塑造一種「不要在我家旁邊」的民意恐慌。我們認為吳立委此舉是過度作秀與偽善,試想:即便有專區,專區外難道就不會有性交易嗎?台北市12行政區,哪個區域沒有旅賓館?

至於若採內政部目前的「排除特定地點(住宅區、文教區)」,專營性交易的營業空間就真的會到處都是嗎?像豪宅帝寶的住戶偶爾找人到家中性交易,其實不見得會對產生多大的擾鄰問題,而是道德價值觀的不同見解;至於專營性交易的工作場所,並不會因為不設專區就到處都是,因為性工作作為一種商業活動,自會選擇有客源與支持網絡的地方工作,例如商業區人潮多的地點,及過去歷史自然形成、地方包容度較大的地點,並非隨處皆適合營業。

而且話說回來,對於專營性交易的場所可能帶來的外部影響,舉凡安寧、人身安全、外顯招搖程度等議題,如何處理一般居民的疑慮,更得用智慧找出因地制宜的妥適策略。現在內政部所提的「排除住宅區設工作室」只提供了用硬性的法規以「他律」的方式進行管制,軟性的自律機制,如性工作者的工作倫理、回歸地方的協調機制卻缺乏配套。且台灣住商混合的情況如此普遍,社區若真發生爭端,要怎麼處理?這恐怕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而五人以下的小型工作室外部效應真有這麼可怕嗎?雖然民眾很多擔心可能是真的,但是不只是發生在性工作者身上,鄰居狗叫太大聲,夫妻吵架影響到安寧、鄰居半夜練鋼琴也都是鄰里間常見的問題,據我們這幾年對地方的認識,許多鄰里長也都練就了一身平衡居民反彈與性交易生存空間的協調能力,公寓大樓的自治規約也可以自訂規範,這種在地的彼此尊重,才是最可貴的地方。另外,社維法裡也有一些關於公共安寧的條文,將來警方遇到申訴是不是能確實介入調查並執法,讓社區居民的權利可以被保障,也讓衝突的兩造有各自辯駁和協調的空間。

性工作者與社區之間的關係不是零合遊戲,性工作者除罰化後,有利於形成工會組織、自律,政府需要配套,公寓大廈管委會、鄰里長等社區網絡得搭配協調,甚至必要時警政系統的協助,就事論事,才能真正有一個兼顧公眾利益與性工作者工作權的進步作法。

延伸閱讀
【性工作者在家旁邊】網友在國外生活時與性工作者為鄰的經驗

延伸行動連結
【連結一】人民老大性福團Facebook日日春的君竺,揪團找相同理念的人,一起出錢出力參選台北市中正萬華區市議員,性福團最大的成功,不在於君竺當選與否,而是,透過這個行動,邀大家一起行動,拿回大家做國家主人的權利,將往大同世界更靠近一步。

【連結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Facebook日日春有FB了,請你來按讚加入粉絲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