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蜿蜒前行慢政治‧人民老大 性福團記事】中正萬華區13鍾君竺的選舉究竟在選什麼?

給各位關心性工作運動的朋友們:

在這選前最後一天,我們不是鍾君竺選舉後援會,來「搶救」君竺為她拉票,我們是這次選舉的主體,「人民老大運動參政團」的「性福團」,是我們這39個人民老大參選市議員,君竺是我們的僕人,我們想使用這次選舉,召喚政治覺醒願意為自己選票負責的老大們現身,所以,我們這次參選,是要「人」,不是要「票」;而這次參選,是推動 人民老大運動的自我承諾的開始,這是個長期戰鬥,不是用君竺這次參選有沒有選上論成敗。

而什麼叫選舉的輸贏?主流選舉用選票定義輸贏。選上是贏,沒選上是輸。選票多是贏,選票少是輸。而我們一開始選戰的目標放在,找到人民老大同路人200人,叫做贏。

性福團的揪團人鍾君竺,在八月初響應了「人民火大聯盟」(火盟)提出的運動理念,開始在這四個月裡運作,找尋理念相同的「人民老大」;關心的朋友們問:「你們選得 如何」?我們是沒有任何傳統選舉的掃街、握手、插旗、發文宣…,那我們算認真參選嗎?但是性福團裡的好多位老大,確實忙得每天都是半夜都還在忙著工作,說參選,又沒去萬華、中正區拉票,那性福團的老大們都在幹嘛?
以下是我們這三個月的政治學習的部份報告:

【性福團老大報告I-日日春性交易政策的社會對話】

性福團中的老大部份是日日春工作人員和義工,決定參選之初,主軸放在與萬華中正區的居民進行性交易、都市更新等政策議題,及人民老大運動核心-要求選制改革的政策對話,但是隨著內政部丟出兩個性交易政策變化球-八月公聽會,十月推出修法方向,日日春的工作責任,必須花力氣回應我們長期關注的社會議題,因為必須面對明年11月性工作者不被處罰後,現在的配套草案如何談,這是全國議題,值此關鍵期,我們著力於此,將影響我們原本集中在萬華、中正區運動的能量。

性工作者老大組工會
但是為提出對性交易政策負責任的看法,在選戰期間,我們花時間到高雄、台中,去了解當地的性工作者及相關從業人員對政策變化的看法,及當地的性產業與各種政治力量關係的利益結構,及高雄市、台中市皆因政黨政治鬥爭,波及性交易從業者(胡志強宣稱向八大宣戰,但真正取締的重點卻是非八大的性交易從業者,高雄陳致中召妓後專案掃黃),我們協同他們分析政治處境,及探索從業者是否有覺悟,願意負責拿出自己的行動力量集結反制主流政治虛偽的道德壓制,我們明明知道高雄和台中根本 沒有選票,但我們找同路人。

性交易政策要由下而上徹底辯論,需要人民老大的直接民主實踐,更需要性交易的利害相關人─性工作者願意為自己權益現身和發聲,例如美子老大,是桃園的性工作者,她積極研究工會如何籌組,跟姊妹們聊生存壓力,聊如何擬聚力量一起組工會,改善處境。但同時面對到對現在非法的他們,何其之難,這路蜿蜒緩慢,崎嶇難行。

酒店小姐、公務員老大的實踐
而長期參與性工作運動的日日春部份義工,也加入性福團,以老大精神自發的設計社會對話行動,他們拍攝影片、寫文章、到萬華街頭、到萬華居民家裡找人對話,回應民眾對性交易政策的疑慮。

嘉仙老大白天是公務員,晚上來人民老大,白天在官僚系統難以改變那個僵化體制,晚上幫忙邊緣弱勢性工作者發聲,學習如何從下而上的改變,兩種相對 的社會位置,讓她內在很分裂…,而這本來就是人民老大的歷程,另外他發起和萬華居民對話的方案,對話過程,檢驗自己和別人一起面對性交易如此爭議的政策, 上街過程當然會被質疑只談性交易沒有用選假的,可選舉不是本來就該認真談政策嗎,為何我們踏踏實實談政策,反而被主流質疑不像是在搞選舉。

易靜老大曾經是酒店小姐及幹部,在酒店工作20多年的她,也調動自己的人民 老大精神,很少看報紙的他,一聽到到郝龍斌為花博打壓六條通的小店家,他就拿筆寫了報紙投書幹醮;也梳理了酒店利益結構分析、梳理自己的工作經驗,分析其政治利害,這是她的老大實踐。

而性福團也辦了「人民老大 參政團性交易政策共學論壇」,各團平常面對不同的社會議題,如身心障礙、勞工、同志、原住民、移民,但是大家如何用人民老大的集體決策的直接民主精神,面對性交易的爭議;當老大以居民立場提出,性交易在我家隔 壁,要怎麼敎小孩?等問題時,共學論壇出現豐富多元的看法,有人就是在風化區成長,長得自在健康;有人面對在家難以和父母談性傾向的難題。我們知道,要選民增加分辨能力和為自己的政治選擇負責,要花力氣,還要面對集體中的個體差異,這也不能速成。

總之,這些對話行動增加了我們面對性交易政策的討論的空間與深度,但也使得我們未如願在中正萬華區集中力量找尋新的人民老大。反而是非常踏實的先 從老大們學習實踐自己做老大做起。

【性福團老大報告II-政治不遠,就在日常生活的鬥爭裡】

性福團的老大的政治,不是只關注「性交易政策」,我們因為討論爭議的性交易而聚集,但透過性工作運動的實踐,看到弱勢者如何被政黨政治玩弄,而我們又如何回看自己日常生活裡的政治經驗。

農家土地縮水,都更房子被拆,民主是要被鬥出來的
玉菁老大的宜蘭農家,最近因政府土地重測,沒想到重測後果竟然是讓土地界址大位移,果園瞬間少了120棵金棗樹的面積,而且山上的小農機室因此變成三塊分屬不同持有 人(界樁就釘在鐵皮屋頂上),要被迫拆掉,無緣無故金錢損失至少30萬。玉菁說「這個事件最大的收穫就是帶著爸媽在過程裡分辨自己和政府的關係,爸媽從本來覺得政府絕不會欺負老百姓,到發現政府執行過程漏洞百出,如何主張、維護自己的權益。」「想做人民老大不簡單,有許多一點也不親民的遊戲規則和專業術語要理解,有許多觀念要重新被挑戰(例如信任政府會好好做事)。但是,不斷的進行人民老大,才讓民眾不會再被愚弄,我是這麼想的。」

若瑩老大有感而發的說:「也知道生活中本來就充滿了鬥爭,但仍然覺得選舉政治的紛擾離我很遙遠」。但如今選舉中兩黨不斷端出熱騰騰的都更牛肉,一邊是要鬆綁作為公共財的容積獎勵,一邊是要加快都更速率,兩邊都用口號來掩蓋真實案例中小市民所面對的重重困難。這是促發她跨團參與「都市區域政策團」的關鍵。中央不斷修法鬆綁都市更新條例,修的越來越有利建商,而地方政府更是加碼放送,用獎勵、都市計畫鬆綁等諸項利多炒熱都更氣氛,但對都更仍有疑慮或根本無意都更的居民而言,這個法卻對這些人越來越不友善,只要超過一定比例居民同意,多數人可以決定少數人的命運,直取你一輩子好不容易攢來的身家財產。建商甚至可以依都更條例36條向地方政府申請代為拆除,讓這些家庭擔心不知哪天自家會被強制拆除,每天活在疑懼恐慌之中。

「人民老大」是個長期的政治運動,我們想贏得選舉,但想用「人民老大」的方式贏,而這個理想,我們很清楚,也許要十數年才能開出花朵。人民老大其實是改變我們自己的歷程,如果不先改變自己與政治的關係,如何幻想去改變別人與政治的關係?

從2004到2010,人民老大的開枝散葉
2004年立委選舉時是我們(火盟)第一次搞人民老大運動,從04年的兩組參政團(性工作、勞工)發展到今年的五組參政團(原住民、同志、身心障礙、勞工、性工作),認同人民老大並願意實踐的社群的確是擴大了,而2004年就參選的日日春,當年認同人民老大精神的公民們,也有部份在這幾年,投入第一線的社會實踐工作,而繼續在這次的參政運動中,生生不息。

這幾個月的努力,我們知道認同人民老大正在紮實的學習做老大,面對自己要什麼要的政治,要在選舉中如何負責任的投票,而性福團尋找的人民老大,直 至開票前現在達到39人(但他們90%的選區都不在萬華中正區),距離我們要的200人的目標,還有段距離,我們預估中正萬華區的開出的選數會很低,但是我們在乎不是票數的多寡,而是那些投票給我們的人,是同路人,我們想在選後找到你,性福團的人民老大參政運動在市議員選舉後,仍持續。

有反對性工作合法的婦權學者在電視上對君竺說,若君竺長期支持性交易除罪,那這次君竺在萬華參 選,看看他的選票多少,也是萬華居民一次對性交易政策的投票?

要先說明的是,我們從來不認為性交易政策只是萬華區的問題。

何況議員是複數選區、不是單一選區,選民對於如何選議員有多樣的考量,又不是性交易政策公投,在同一個題目下作選擇。而這次以以人民老大選舉制度改革,及找尋人民老大為目標,我們關心性交易政策,但並未把選舉主力集中在面對萬華居民,而是對這個影響全台灣性交易 從業人員的政策,進行多方面的社會溝通,所以此次並不能由鍾君竺票數視為對萬華居民對性交易政策態度完全對等的 檢測。更不同意反娼、反對性工作的 婦權人士,藉此打擊日日春運動。

性福團署名:

李健裕、陳美妃、溫斯頓、陳曉雯、李婉甄、王奕傑、張宛婷、蕭怡婷(庄島以良子)、謝靖雯、鍾秉穎、張力元、王卓脩、鄭小塔、姚立儷、徐苑斐(阿肥)、黃立慧、張榮哲、鄭亘良、鍾君竺、李玉菁、簡嘉瑩、王芳萍、李易靜、黃浚瑜、麗君、Miko、秀蘭、蔡瑩芝、潘祺欽(孔雀)、藍嘉仙 、陳曦、周辰洸、吳若瑩、李慈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