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投書】賣地是活化國家資產的一著死棋

賣地是活化國家資產的一著死棋

(本文刊登於蘋果日報2012/11/21論壇版。此為未刪節完整版。
特別是報紙的第一段語意有誤:台銀已經在11/9進行完公開標售土地的程序了,並非僅「宣稱」要賣地而已。)

 

財政部日前因應社會大眾的反彈,決定維持雙北市500坪以下的國有土地停售的政策。但日前(11/9)臺灣銀行卻仍標售220坪的土地,毋寧是大反潮流而行!

這批土地以「配合都市更新」的原因遭到標售,位於台北市歸綏街與寧夏路口,總底價將近七億。而所配合的都市更新案,基地即包含了市定古蹟「歸綏街文萌樓」。

我們一向反對公部門以「標售」的方式來處理土地的問題。這幾年來國有土地的標售屢創新高,連一般百姓看看新聞都知道,公有地釋出完全沒有考慮公益性,不但無助於房價的修正,反而是在幫豪宅市場製造炒作的話題。於是政府拼命幫「火車頭」加火添柴,最後火車卻開向一般人買不起的豪宅商品,完全無視於全臺灣高達19.4%的空屋
率。諸如營建署長葉世文之流,居然還鼓吹有「閒錢」的民眾踴躍投入房地產,因為它比股票更有「賺頭」,赤裸裸的把住宅當作是炒作工具,完全將無力買房的受薪階級當成空氣!

尤其,在本案中,這些遭變賣的土地上面,皆有承租土地建屋的租地戶,台銀認為這種土地權利複雜、整合困難,不願積極處理或直接參與都更,以權利變換機制讓租地戶分回應有的權益。寧可徹底變賣之後,由建商自行整合,並概括承受所有開發風險。但矛盾的是,台銀卻可以因為忌憚賣文萌樓土地會引發「賣古蹟助炒作」(台銀曾多次強調他們會“為了公益考量”審慎處理文萌樓土地),將文萌樓所座落的四筆土地切割處理,並未在此案中一同標售。從這種差別化處理來看,台銀不是不能,而是不願意。

台銀逕自將公有資產私有化的後果是,不僅鼓勵了土地投機資本藉此上下其手,同步炒高地價,此舉也只是將台銀承租戶丟出門去,與都更公司進行赤裸裸的利益廝殺,讓相對沒有協商能力的租地戶和建商個別談判,完全棄守國家對於承租戶主動照顧的角色。這幾個月以來,我們透過各種方式數度對台銀表達這個立場,並提出以「台銀直接參與都更,承租戶合理分配利益」的替代方案,但是未被台銀接受。

台銀應直接參與都更,承租戶應合理分配利益
台銀此番為了不落輿論「賤賣祖產」的口實,將土地以「市價」賣出(若以文萌樓的土地面積為例,買26坪地要花8300萬!)曾聽別塊基地貸款買地的居民哀嘆「光是每個月繳這些利息錢,我都快跑路了」。更何況,在市價賣出的邏輯之下,大部分申請買地的租地戶其實根本無力買地,只能當建商的人頭,真正出錢的還是建商。地主從此由台銀變建商,居民只好自求多福。但是萬一都更破局、建商抽腿,這時候居民要向誰求助?高價標售的結果,根本是「台銀拋售祖產,承租戶屈居談判劣勢,建商增加買地成本」的三輸方案。

無怪乎有論者說:國有地的管理被歸到財政部門本來就是最大的錯誤!剝除了公有土地必須兼顧都市發展、住宅政策、公共利益的社會意義,公有土地應該妥善統籌運用的必要性,卻僅以「財產」的交換價值來看待。公有土地如果交由都市規畫、都市發展的系統來處理,反而很可能激盪出更多有意義的政策創新。

小規模的公有土地如何運用,早已有許多人提出各種活用的想像,譬如不賣地但信託給非營利的行政法人,作為社會住宅、小型創業工作室、社區活動中心等使用。或是真不得不賣地,收入應限定由都市發展等公益基金統籌運用……手段很多,事在人為。台銀是大同區雙連一帶最大地主,總計擁有高達六公頃的地,類似處境未來將不勝枚舉,如果政府沒有能力做系統性的思考,僅將公有地的買賣看作是一筆一筆零星的固定資產,而不思如何去主動創造人民福祉的公共資源,無非是讓引導民間投資的活棋變成一次賣斷的死局。

作者:張榮哲、吳若瑩(日日春協會工作人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