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心理教授「重操舊業」,文萌樓中,心靈談話!

◎夏林清(輔仁大學心理系研究所教授)

1974年我開始心理輔導的專業生涯,前朝時代的救國團張老師剛開張,我是41號義張,半年後轉作9號張老師。感念電話彼端70年代焦慮失措、創傷,渡日卻難以安頓身心的聲音,磨鍊了我聽音辨位的感通心靈。循聲前往苦處去看真切、聽明白,走入田野人群、靠近苦痛,苦音痛感動人容顏,靠近與幫忙乃人之本能慾望;1987年解嚴前夕,我決定不再窩居於諮詢會談室中,我不再「接案談話」,20年田野行走,沒想過再進入諮詢會談室賣個價錢;2006年官姐落海,我決定「重操舊業」進駐文萌樓相挺秀琴。

經過2006年年底的開業實驗,我們確信,在文萌樓這一個歷史空間內發展自立助人的服務工作,有二個其他地方所無法取代的特點:

第一,在「日日春」妓權運動,對抗不義政治權力與性道德壓迫的社會空間裡,低層與邊緣人們、婚姻內外的男人女人,因性(身體與心理)的壓制而焦慮、鬱悶與扭結的生活遭遇、和關係的苦痛,極為自然的可以在文萌樓流露釋放。

第二,性工作者身心積蓄的身體與性的理解,和心靈承擔感通的能量,特別對年輕朋友形成了無以言喻的性教育好場所!

下面的小故事只是二個事例。

草藥之旅與心靈空間〜地小香的執業經驗
身心靈雜貨店試辦期時間:2006年12月
執業人員:地小香(草藥園之旅)

我第一眼看到王先生,保養良好的白嫩皮膚,有質感有品味的衣裝,刻意染黑的髮型,看得出他對外表的精心維護,一直問我「看不看得出他已經五十多歲」。對於走進這個前公娼館的文萌樓神色有些緊張,我問王先生怎麼會來到這地方(身心靈雜貨店),王先生說是看到報紙介紹才來的,接著有點遲疑,語帶保留地說「對日日春的訊息和歷史有特別注意,但是這是第一次走進歸綏街,(加重語氣)第一次」。

王先生那種緊張的神色,一再強調是第一次走進歸綏街,再再顯出文萌樓與歸綏街的歷史是如何深刻地印在上一代寂寞的中老年男性。

為了減輕王先生的焦慮,我請他隨機選一瓶精油,他選到的是「杜松」,杜松對於累積很多人際上的情緒壓力或是因為長期照顧他人而形成心力交瘁的疲憊感有很大的幫助,當我講到這些時,王先生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好像我猜中他的心事,接著王先生才慢慢講出照顧患躁鬱症多年的兒子的辛酸史,這些事是他不敢讓周圍的人知道,那光鮮外表下的辛苦。

王先生單親撫養一個躁鬱症多年的兒子,講了許多和兒子的躁鬱症共處的過程,從一開始不知道兒子是躁鬱症,認為兒子變叛逆了,屋子裡兩個人一直爭吵,隨著兒子的情緒浮動,後來才知道那是躁鬱病,不是兒子故意跟他作對,一個人照顧兒子很累(似乎是和太太離婚或妻子去世了?不確定),不斷調整跟兒子的病相處的方法;還有工作的壓力也很大,事業和兒子的病對他的雙重壓力的擠壓。

我問他「壓力大的時候,怎麼舒解壓力或是照顧自己」,王先生說「在壓力大時,會去油壓按摩之類的場所」。但「我是正人君子,都是純按摩而已」,他一直強調。最近幾年才把兒子送去療養院,給專人照顧,兒子每個月還會回家住幾天,父子的感情也比較好,他也比較沒壓力,可以去追求一些自己的興趣,過幾年就要退休了,要過得好一點。他一直問我他這樣做(把兒子送去療養院)好不好,怕別人以為他是個無情的爸爸。

王先生一直強調「他是正人君子」,是因為我們這樣的社會沒有給這樣男人的出口,讓他連去油壓按摩舒緩身心壓力,找個人說說話,都會引來另一種社會壓力。我覺得會來文萌樓的客人,他們身上都積累一些跟社會污名有關的痕跡,而那些在暗處的經驗是要到這裡才有出口的。王先生臨走前說他原來是想來雜貨店按摩的,沒想到會說出這些話,自己一個人這樣過了三四十年,孤獨慣了,老了還能把這些話說出來,還有人可以懂,希望我們可以趕快正式開業,他還要來。

難言之隱〜小玉的執業經驗
身心靈雜貨店試辦期時間:2007年1月
執業人員:小玉

有一天一個30歲的男人走進來,很害羞的不敢說出來意,咕噥了半天才用手比說「我那支這麼歪啦」,原來他那根勃起後據說會往旁邊歪了快九十度,去看醫師,醫師說可以開刀矯正,但究竟有無必要性還是要他自己決定。但他怎麼決定?長成這樣根本不敢交女朋友,怕女朋友看到會嫌棄,又擔心開了刀以後沒有辦法勃起,他很痛苦,被這個問題困擾了很久,也因為這樣一直是處男。

我跟他說了我自己的經驗,男人喔,年輕時血氣方剛是12點,但年紀大了、體力變差了,多少都會歪一些,而且硬度也比較沒有那麼硬。面對這種客人,有時我會用『打叉式』來解決(一人正躺、一人側躺)。而且,每個人的老二長的都不一樣,就像每個人的相貌都不同,如果碰到有人的老二又粗又長,小姐也會把腿稍微夾一下,免得太過疼痛。總之,老二百百種,方式是「喬」出來的。

結果我們建議他,先找小姐試試看,雖然那一支歪了快九十度,跟小姐作的時候可以跟小姐討論怎麼喬姿勢、會不會不舒服,要是不會不舒服的話,問題就解決啦!要是會不舒服的話,再去跟醫師商量還不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