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妓運先鋒 精神永長存,公娼英魂 守護文萌樓】

lijun

昨天中午,一隻很美麗的黑色大蝴蝶在日日春辦公室飛舞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她也許是來接麗君的。我們最親愛的麗君,在昨天,2014年7月30日晚上8:00,在「文萌樓」安詳辭世,兩個兒子、兩個孫子和妓運伙伴都在旁陪伴。

她是開創台灣妓運的鬥士,從1997年9月的公娼抗爭開始,直到最後一刻,都還鬥志頑強地守護文萌樓,選擇在此往生。

麗君,走過75歲的人生(1940-2014),終其一生都在辛苦的環境中強韌求生;年幼為原生家庭勞動打拼、單親撫養兩個兒子從娼20餘年、為改變性工作者被歧視的命運,投入妓運奮鬥17年。

她1940年出生在台北縣五股山區,家裡務農、生活困苦,四歲時失去母親、八歲開始負擔照顧弟妹和家庭勞務;16歲到城裡求生,幫人煮飯;後來因為撫養孩子,做過許多勞動、替人打掃、賣麵,最後到公娼館工作。

【妓運先鋒‧為性工作權與去污名而戰】

1997年因北市廢公娼,引起公娼挺身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公娼抗爭之初,因為一位姊妹自殺,她自發地跳出來在鏡頭前面表達小姐的心聲,因為不忍姊妹的苦難沒有人說出來,社會就沒有人知道真相,公娼姊妹推她擔任台北市公娼自救會副會長。想為姊妹說話的初衷,讓她一路站上妓運最前線,不論是抗議、上電視、演講、國際會議,每一個公開的社會行動,她都是頂著巨大的性污名壓力,站上第一線無役不與,即便知道乳房有硬塊,一直拖著等到公娼抗爭成功後才去檢查,得知罹患乳癌。

2001年公娼爭到的緩廢兩年期滿,日日春運動的開展很是艱困,她沒選擇輕鬆養老,卻義無反顧的投入這個看不到未來、又崎嶇困難的運動之路,她說日日春能走多久,她就做多久。這14年來,雖然年紀越來越大,她一樣在各種場合為性工作者發聲,唱歌、古蹟公娼館的導覽、開導許多人的難言之隱、2005年在瑞士和平基金會推動的全球千名婦女爭評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從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被遴選為千名優秀婦女代表之一。
許多接觸過她的人,都會被她溫暖、可愛的活力感染而能自然地與她親密互動;更多的人被她生命的勇氣感動而理解性工作。

【公娼英魂‧以身相守文萌樓】

2011年麗君住進古蹟公娼館文萌樓。

文萌樓是因反廢娼運動中心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2011年這塊街廓面臨「都市更新」,未來將蓋起豪宅,不料房地產投機客買下文萌樓,想靠投資古蹟大賺一筆,卻同時把長期在此經營的日日春掃地出門,日日春拒絕遷出,屋主便提告日日春。從那時起,麗君便決定搬進文萌樓住,用身體守護這個她曾經在此抗爭開會、接應媒體訪問,接客維持生計的公娼精神堡壘。

三年前她乳癌開始轉移,到今年7/18之後,麗君的身體機能急遽退化、無法行走、說話和吞嚥都很困難,我們面對,這已是她人生的最後一哩路。長期住在文萌樓的她,沒有選擇傳統意義的家或醫院,而是在這個她居住數年,及象徵公娼抗爭精神的文萌樓中走完最後一程,自然的離去。日日春組織了許多義工,24小時陪伴他,社群朋友絡繹不絕來探望她,國際妓權朋友也來信表達曾被她精神感召的敬意。這是極具社會性與運動性的臨終過程。
值此文萌樓抗爭之際,麗君最後交待了她的心願:「公娼贏了,我們沒有輸」、「性工作者要平等、不要被歧視」、「要求台北市文化局徵收文萌樓」。

1997年以來的公娼抗爭,為性解放、性別解放、勞動解放打出了全球少見的進步一役,麗君做為妓運先鋒,從被人看不起的賺吃查某,用運動奮戰爭取到社會的認同,連最後她要走的方式,也在家人同意下,選擇在文萌樓走到最後;麗君要告訴社會,從生到死,文萌樓永遠屬於公娼,不容任何人以此牟圖商業私利;她要把公娼精神永遠留在文萌樓,繼續把弱者堅持抗爭永不妥協的能量向外擴散,成為弱勢者的「守護神」。

我們會在文萌樓佈置靈堂,7/31(四)下午2點起,想為麗君阿姨拈香的朋友,可以來文萌樓(大同區歸綏街139號)。同時,麗君阿姨的告別式,及後續的紀念活動,也將與妓運/文萌樓的戰鬥結合,設計【七七傳承‧娼運興隆】系列行動,後續再告訴大家。

【治喪委員會】
主任委員:鄭村棋、副主委:侯孝賢,委員:夏林清、王蘋、何春蕤、丁乃非、夏鑄九、劉可強、陳俊良、陳俊清;

及在麗君身邊一路同行的【公娼精神傳承大隊】敬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