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投書】娼妓文化資產不容被販賣(鍾君竺、吳若瑩)

wengmeng

上周,我們敬愛的妓運鬥士麗君與世長辭。麗君選擇在娼館古蹟文萌樓裡往生,是因為文萌樓參與都更可能帶來的房地產利益有近四億,因此被投機客買下,想藉文萌樓牟取暴利,更同時提告要求日日春遷出,企圖將文萌樓與她的文化歷史創造者割開!

無獨有偶的是,近日萬華寶斗里的娼館,也在都更利益覬覦下,即使被文化局暫定古蹟,屋主面對改建豪宅利益,公然藐視公權力,硬是拂曉強拆,化為一堆瓦礫!這其中最核心也最棘手的問題是:私人產權能否凌駕古蹟的公共性?
娼妓文化資產,不但記載著底層人民的性勞動史,更是讓社會誠實討論「性」的公共教室,做為世界少有的妓運古蹟,更是台灣的驕傲。

建商強拆罰鍰太低

但令人痛心的是,當文化資產遇上都更開發,暴露了長期以來在政府帶頭炒房的結構下,對都更不斷誘之以高額容積獎勵,而需要被保護的文化資產卻只有完全不成比例的罰鍰,導致文化資產保護在土地炒作暴利之前居然只能坐以待斃:政府面對寶斗里強拆,號稱將依《文資法》開罰20到100萬,相較於都更開發案動輒數十億,根本只是零頭!反正拆除已是既成事實,罰錢根本不痛不癢,違法玩法的不肖開發商肯定連這點「罰鍰成本」都算進拆除費用了!
文萌樓則是另一種開發案例,由於文萌樓已是古蹟不會被拆,古蹟參與都更還有額外的容積獎勵兩億,成為一門好生意。但文萌樓的重大危機是,屋主可以一方面靠著硬體賺錢,一方面卻將軟體驅逐,拒絕承租給經營多年的日日春,拒絕讓性工作者在文萌樓裡導覽作社會教育,這是非常荒謬的事。
如果沒有公娼抗爭,文萌樓根本不會被指定成古蹟,屋主竟可以靠著妓運掙來的公共財賺錢,卻同時驅趕公娼!這反映了雙重問題:一是政府重都更輕文化,古蹟有高額容積獎勵卻無強制性的義務;二是文資政策長期重硬體輕軟體,硬體損毀至少還可開罰,無形的文化價值的滅失怎麼辦?
我們眼中的文化資產,是投機客與開發商眼中的房地產。值此房產利益高漲時,文化局不能夠再拿小刀去面對大利,任屋主因私害公,破壞公益。日前文化局長首次清楚表態,文萌樓的生命力與日日春密不可分,屋主要求日日春離開文萌樓,就是減損古蹟文萌樓的價值與公共性。

不應視土地為商品

「公娼精神」與「日日春協會的存在」都是文萌樓古蹟維護計劃的審查條件。但只是做到了立場宣示,文化局若真要捍衛古蹟,就應該進一步挑戰私權,依法祭出接管或徵收,強制要求私權不可損害古蹟的公共性。
在目前的市長選舉中,連勝文提西區復興、搬遷台北市政府,說穿就是繼續炒地皮;柯文哲表示不要亂打房、否則經濟會出問題,完全不敢對高漲的投機房市開刀。這些市長候選人政策,只讓我們看到土地商品化的趨勢不會被遏止反而被鼓勵。要把守文化資產參與都更開發的公共性,不可能只憑屋主良心,更不可能倚靠政府把關,惟有靠人民不斷挑戰土地商品化的思維,翻轉私利大於一切的遊戲規則,才有機會留住不一樣的城市歷史。

【網頁連結】:http://ppt.cc/zXF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