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公娼抗爭時期大事紀(1997年)

整理:台北市公娼自救會、女工團結生產線、粉領聯盟       1999.03.28

86.09.01

近百名公娼參加由楊鎮雄議員主辦的「公娼廢除問題協調會」,向市議員陳情,表達自己的心聲,希望給予一至二年的緩衝期。公娼手舉抗議白布條「我們不要補助,我們只要基本工作權。」突顯她們對市府執意廢娼的不滿。之後在議員楊鎮雄、李承龍的帶領下往市府陳情。公娼並衝至11樓要求面見市長,秘書長陳哲男代表市長接見。

86.09.03

由婦女新知基金會、預防醫學學會、勵馨基金會主辦,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台大城鄉所性別與空間研究室、綠黨女性支黨部協辦「公娼存廢座談會」,公娼代表官姐和婦援會沈美真有一番激辯。婦女團體呈現兩極意見。

女工團結生產線及粉領聯盟代表表示,將立即以抗爭行動聲援。

86.09.04

近百名公娼前往台北市地檢署按鈴申告,指控台北市政府法規會主任秘書葉瑞與稱「公娼妨害風化」及所有台北市議員涉嫌誹謗罪。公娼認為廢除公娼制度的決議抵觸憲法15條保障人民工作權的精神,社會局「以訓代賑」有史以來最優惠的補助的說法,根本是騙人的幌子。

公娼悄悄成立自救會,計畫5日舉行成立宣誓大會。

女工團結生產線、粉領聯盟、婦女新知、綠黨女性支黨部等民間團體發表聯合聲明,要求市府暫緩執行廢娼,立即提起覆議,以保障公娼工作權為前提,重新討論公娼制度。

女線、粉領整理公娼口述協助出現公娼主體寫成文宣,表示「社會施捨救濟無法解決生存問題,要求緩衝」。

86.09.05

公娼在婦女團體與台北市議員李承龍的支持下,表明拒交公娼許可證,及繼續營業的立場,盼等到10月下旬議會開議後提出覆議,挽回公娼制度。

近百名公娼在女工團結生產線、粉領聯盟、婦女新知、綠黨女性支黨部、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等團體的聲援下赴議會陳情。晚上並以陪伴守護、喝茶聊天方式,至寶斗里、江山樓和公娼一起共同堅持到最後一分鐘。社運工作者頭綁「性工作合法」紅頭帶,要求「性工作要合法,要性工作不要性歧視」,表示日後將長期推動性工作合法、除罪化。

86.09.06

為了抗議市府廢娼政策粗暴倉促,女工團結生產線等婦團和七十多位公娼至市府前抗議,抗議「陳水扁假正義,柿子挑軟的吃」「欺貧又笑娼」,因不滿陳水扁不接見,公娼在市府大門口和持盾牌警察發生激烈推擠,並丟擲雞蛋表示不滿和抗議。

86.09.10

公娼、婦女團體、李承龍、綠黨共同發起為時五天的「走尋台灣娼妓史」活動。開放娼館供民眾參觀,由專人講述當地娼妓史的回顧,讓社會對娼妓有更正確的認識,重新考量娼妓的存廢。

86.09.11

婦運團體結合公娼自救會70餘人到市府要求「阿扁不要放冷箭,好膽出來公開辯論」,向陳水扁下戰帖;一名公娼控訴警方9月6日肢體衝突時對其施暴;婦女團體出示文化界、學界反市府廢娼連署傳單。

86.09.14

由公娼自救會主辦、婦團協辦,於市議會進行一場「保障公娼工作權公開辯論會」。公娼自救會回應外界對公娼的批評,並提出不接受社會局救濟方案的理由。

86.09.19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新知對婦女團體、工會團體、社運團體、人權團體發出「爭取廢娼緩衝兩年」連署聲明。

86.09.22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新知開始組隊前往議會全面拜訪議員,希望促成三黨議員提案給予廢娼兩年緩衝。

86.09.23

勵馨基金會、終止童妓協會、婦女救援基金會等反雛妓團體,公開說明他們的立場仍是堅決反對公娼制度,但他們反對的目標不是可憐的公娼,而是對女人與孩子嚴重剝削的性產業。但是基於處置過程過於粗糙,婦女團體呼籲市議會重新提案,給公娼一至兩年緩衝期。

86.09.27

公娼自救會參加「搶救教科文預算大遊行」,高喊「公娼媽媽救教育,公娼沒讀冊,阿扁來欺負」,並與教師團體、工委會、性教育改革聯盟、女線、粉領組成「吊車尾弱勢連線」,控訴社會制度的不公平,使她們成為被教育拋棄的一群。

86.09.30

公娼、粉領、新知代表三人參加由彭婉如基金會、綠黨女性支黨部主辦的「婦女與社區經營」座談會,表示公娼也是好媽媽、可經營社區,請婦女團體支持公娼爭緩衝兩年。

86.10.01

因勞委會審查服務業納入勞基法問題,許介圭主委認為公娼不算一個工作,女線、粉領、公娼代表至勞委會公聽會要求保障公娼工作權。

86.10.02

公娼自救會三名代表參加工人立法委員會秋鬥工作會議,向各工會幹部遊說支持緩衝兩年法案、並說明公娼事件。工委會決議全力聲援支持公娼。

86.10.13

因市府貿然廢娼,又無妥善安置方案,一名公娼姊妹在生活壓力下服安眠藥自殺。

86.10.14

獲知一名公娼姊妹自殺未遂,公娼穿黑衣,至市府舉抗議布條「阿扁廢娼害死人」,齊唱改編過的雨夜花,以免洗碗排成「怒」字,在市長畫像前焚毀一把象徵「廢娼令」的紙製刀,並把阿扁人像丟在地上踩踏。公娼自救會表示二十日將到市議會旁聽,要求市議員支持制定廢娼緩衝期的相關辦法。英國國家廣播公司來台採訪公娼抗爭事件。

86.10.15

公娼自救會代表三人參加全國產業總工會推動籌備會第三次大會,建請聲援1023公娼陳情活動,決議請北部各工運團體各派一名代表參加。

86.10.16

公娼在華西街「夜鶯」娼館,邀台北市社會局長陳菊喝下午茶,談「工作尊嚴」、「生命選擇」。陳菊拒不出面,自救會以電腦合成特製撲克牌,諷刺陳菊是「阿扁的女人牌」。並指出公娼為了生活,選擇這份工作,不偷不搶、負擔全家人生計,她們覺得活得很有尊嚴,陳菊局長為錯誤政策擦屁股才是沒尊嚴。

政大女研社主辦公娼存廢座談會,女線、新知、女權會談「從反色情到反廢娼」的情結糾纏。

86.10.18

公娼自救祭出自行立法,完成「台北市成人性交易管理辦法」草案,擬於21日公聽會中提出,主要增加落日條款,要求緩衝兩年,並在法案失效前半年另就性交易制度全盤規劃另訂新法。

86.10.21

台北市議員江蓋世、林美倫等人召開「台北市成人性交易管理辦法」公聽會。會中婦女團體和專家學者、勞工團體多支持妓權也是工作權的一種。小美,小菁,小莉陳述公娼是個有尊嚴的工作,希望比照北投廢娼給予兩年緩衝。台北市產業總會理事長楊俊華表示,工會決議支持公娼工作權保障,緩衝兩年。公娼訴求同時透過網路,獲美、德、澳、英、日、義等國相關團體聲援。

86.10.22

台北電玩、酒店等業者成立「反陳水扁獨裁迫害大聯盟」,宣布將展開罷免陳水扁提案連署行動。

86.10.23

上百名公娼手持飯碗至議會陳情,高舉「我要工作不要救濟」及「緩衝兩年」布條標語,並在各工運、婦運團體聲援下,將緩衝兩年的「台北市成人性交易管理辦法」草案送至議會,並進入議會旁聽。

86.10.24

百餘名公娼高舉「不要救濟,我要工作」、「緩衝兩年」等標牌及布條, 再度至議會門口陳情,進入議會旁聽關切草案決議,並於各處貼上抗議廢娼海報。議會宣佈在場人數不足,延期再議,自救會表示抗爭行動絕對會持續不懈,如議會延宕不處理,公娼將至議會埋鍋造飯。

86.10.25

公娼代表官姐、麗君在女線代表陪同下受邀前往菲律賓出席聯合國舉辦的「亞太國際愛滋會議」,於中正機場舉行歡送記者會,要以公娼外交代替市長阿扁的凱子外交。

86.10.27

針對市府主辦「力拔山河」萬人拔河活動發生斷臂事件,公娼、女線、粉領、新知至市議會發表聯合聲明,抗議「市長作秀百姓苦」。

86.10.28

公娼阿英因債務壓力服藥自殺,公娼自救會在女線、粉領陪同下至議會陳情,希望議員支持草案順利逕付二讀,為公娼爭取緩衝期。

86.10.29

公娼自救會與女線、粉領在議會前陳情,期盼連署「緩衝兩年」法案的議員堅持到底勿撤簽,並與桃園退輔會老兵、關廠工人遊行隊伍會師互相聲援。在議會審議「成人性交易管理辦法」草案時,全體進入議會旁聽。此案表決通過後,公娼欣喜若狂向議員道謝,但市府表示將提出覆議案。

台灣公娼代表於菲律賓「亞太愛滋會議」與各國性工作者共同召開記者會,要求各國政府視他們為正常工作者,不要把他們當成罪犯,並抗議台北市府的廢娼行為。

86.10.31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至機場迎接參加「第四屆亞太國際愛滋會議」之台北市公娼自救會代表返國,並於桃園中正機場舉行記者會。此次成功的「公娼外交」,獲得由19個國家組成的「亞太地區性工作者網絡」一致支持,並發表各國給市長陳水扁的聯合公開信,指台北市廢娼嚴重侵犯公娼基本人權,呼籲陳市長恢復公娼工作權。

86.11.06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代表,前往市政府陳情,致贈釋迦牟尼佛像並演出行動劇,希望陳水扁「高抬貴手」放她們一條生路,不要向市議會提出覆議案。

86.11.12

公娼自救會參加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主辦的「1112工人秋鬥大反彈遊行」,公娼表示「失業公娼就是關廠女工」,參加工人反彈遊行是希望凸顯爭取合法工作權和兩年緩衝期的重要性,並贈送女線、粉領「工運娼隆」匾額表示和工運車拼相挺。

86.11

公娼代表及女線、粉領至陳水扁出席之台北縣長候選人蘇貞昌募款餐會陳情,在眾多阿扁支持群眾的怒罵下,表達阿扁倉促廢娼的不人道作為。

86.11.26

公娼自救會與女線、粉領至市政府,針對市政府提出覆議表示抗議,並指責市府不僅未能照顧弱勢,社會局的輔導方案更充滿騙局。為自謀生路,公娼將設「寶斗希望流動娼館」,同時進行安全性教育。

公娼隨後赴議會進行「固票」,先行遊說原本支持緩衝的15位議員,再輪流遊說各黨議員,直至覆議案審議當日。

公娼代表出席婦女團體針對陳進興的「強姦有理,需求無罪」記者會,發表「需求確實無罪,強姦當然無理,防暴公娼領先,主流婦女靠邊」聲明,強調廢娼逼使公娼轉入私娼,才會落入性暴力的火坑。

86.11.29

第三位公娼自殺-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公娼小莉,因苦等暫緩廢娼未果,工作不好找,家計沈重,自殺未遂。

86.11.30

為推廣安全性行為的觀念並凸顯公娼是愛滋防治的尖兵,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參加MTV台所舉辦的第一屆「路跑抗愛滋」活動,在隊伍中高舉「公娼為愛滋而跑」中英文布條。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至台北火車站前賣「鴨霸扁」,並表演行動劇表達陳水扁的強硬霸道作風「市府提出覆議,公娼走投無路」,讓台北市民看到在民進黨於縣市長選舉中大勝,台北經驗閃耀奪目之際,公娼的台北經驗是黑暗無光的。

86.12.03

獲知公娼小莉再度自殺的消息,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再度集結議會陳情,以「公娼要生存,議員拉一把,否決覆議,維持緩衝」向議員遊說,呼籲三黨一派議員儘速否決市府覆議案。在台北縣長當選人蘇貞昌拜會民進黨團時,高舉「昌扁共榮」、「昌娼相惜」標牌,並呼喊「蘇縣長救救我們」。

86.12.07

台灣人權促進會公佈「97年台灣人權報告」,指出97年是「台灣人權黑暗年」,且陳市長引以為傲的廢公娼、掃黃和青少年宵禁政策,有將行政裁量權過度擴張而有損害人民財產及工作權之嫌。

86.12.08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至民進黨中央黨部下跪陳情,要求民進黨能重視公娼的生存權、工作權,支持緩衝二年。

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轉至市議會,要求議會儘速將覆議案排入議程。並決議夜宿議會以表達「不能等」的決心。

寒流來襲,公娼夜宿議會第一天。

86.12.09

公娼、女線、粉領夜宿議會第二天。

台北市公娼自救會、女工團結生產線、關廠女工、粉領聯盟、工作傷害者、女性外勞、愛滋防治等弱勢團體於市政府前共同發表「1997勞動婦女人權報告」,指出市府倉促廢娼且不事先邀公娼討論有違人權。

86.12.10

公娼、女線、粉領夜宿議會第三天。

86.12.11

陳水扁於大同區慈聖宮主持「市長與民有約」,公娼自救會三名代表前往陳情,遭警察攔阻,不得其門而入。

86.12.13

公娼小莉再度割腕自殺未遂。

86.12.15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至民進黨於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的縣市長會議,遞交陳情書,抗議陳水扁的廢娼政策,要求民進黨新科縣市長「莫學台北遺棄弱勢」,並訴求「勸勸阿扁、救救公娼」、「台北經驗,害死公娼」。

針對市府提出的最新救濟專案(小本創業貸款及就業獎助二擇一方案),公娼、女線、粉領至社會局、勞工局記者會抗議,並發表「要緩衝兩年,不要負債(貸款)方案」聲明。

86.12.16

因緩衝要求未明朗,公娼小莉在壓力下再度割腕。

公娼、女線、粉領至市議會陳情,要求議會儘速將覆議案排入議程,並對三黨議員喊話,否決覆議案。

86.12.17

上午公娼自救會、女線、粉領至社會局抗議不實之財產公佈,社會局官員否認。

公娼頭綁「拼」布條,靜坐議會要求三黨議員否決覆議案,支持緩衝二年。聽到阿扁說公娼非經濟弱勢,財產上千萬時,多名公娼情緒激動,於旁聽席上舉牌「阿扁說謊」。

覆議案否決後,公娼與女線、粉領喜極而泣,並至議會會場向議員致謝。

隨後,自救會、女線、粉領至市政府前召開記者會要求「阿扁市長,依法而行」。

86.12.24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向監察院陳情,遞交陳情書給監委江鵬堅,列舉陳水扁「三大罪狀、三大過錯」,要求彈劾阿扁。並決定展開一系列「娼影計劃」,與阿扁市長如影隨形。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至市議會聲援雞南山拆遷戶,公娼與拆遷戶弱勢連線,抗議市府。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至台北市府市民廣場的耶誕晚會高舉抗議海報,要求陳水扁「面對公娼,公開辯論」。

86.12.29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進行「娼影計畫」,前往市府由陳水扁主持之年終記者會,以懸吊白布條、撒戰帖、鳴空氣喇叭等方式,要求阿扁針對廢娼政策出面與公娼「公開辯論」。

86.12.30

市府杯弓蛇影,表示公娼出現在市長出席之性侵害防治中心開幕會場,自救會發表聲明:今日未行動,阿扁莫心虛。

86.12.31

公娼自救會及女線、粉領、女人陣線祈願迎新年。於市民廣場前的跨年晚會上,在阿扁市長帶領群眾倒數計時進入1998年時,於市民群眾中昇起十餘個「阿扁公娼,公開辯論」的巨大天燈。

1 comment to 公娼抗爭時期大事紀(1997年)

  • 當年陳水扁了選票,提出萬華區及大台北地區的乾淨政策,當選後馬上把萬華及公娼除去,以示手睕敏捷。他沒想到的是這此人如何生活以及來此解決生理問題的人的問題。馬市長困於選票以及上一任的市長積優點範,只好陳規馬隨。至於警察吃案、釣魚、索賄不是你們而已,種種情況都有他們的影子,所以不是只你們討厭,大家是又愛又怕。所以一個政策的產生不光是政府的問題還有周遭住戶影響的問題,所以一個專區的產生是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