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英九含水過冬、官姐含恨跳海

這是一位日日春的資深義工,”陳先生”,在看了馬英九對於特別費宣判後的發言,有感而發寫的投書。

     昨天馬英九特別費一案一審判決無罪,看他又在記者會上眼眶含淚的說:「田螺含水過冬」(比喻忍辱負重,忍耐等待時機轉變的意思),我就一肚子火!

     就算特別費的問題是因為長久以來制度並未定義清楚特別費報銷的範圍以及方式,馬英九真有委屈,也才半年時間而已,看起來好像有什麼天大的冤枉。

     但其實馬英九背後有整個國民黨的雄厚資源作為後盾,又有大律師團作他保鏢群幫他打官司,還有幕僚、立委群幫他馬英九上政論節目論辯喊冤。試問任何一個小老百姓遇到冤屈有可能動用這麼龐大的資源幫自己大聲喊冤嗎﹖他還敢滿面委屈﹖

     他即使在官司纏身其間,還可以自由到處走透透、騎著高檔腳踏車,環島「青春鐵馬行」,還下鄉村Long Stay,可是看看底層廣大百姓,油價節節上升,薪水沒有漲,開計程車的、撿破爛、淪為街頭流鶯的,人口越來越多,底層人連『水』都沒得含!只能『辛苦到死為止』!

     這讓我想到去年我跟性工作者和性工作者權益組織『日日春』一起去台北市政府面見當時位居市長一職的馬英九,當時性工作者小華當面跟馬英九陳情底層性工作者的生存艱苦、底層私娼流鶯生存困難,小華的好姊妹「官姐」因為受不住民間高利貸債務催逼及市府加強掃黃取締的雙重壓力,只好跳海自盡,小華跟馬英九表達希望馬英九不要繼續下重手派出專案警力抓流鶯私娼,也希望馬英九能推動及幫助性工作除罪化的議題在公民社會中被討論。小華說:『小姐們真的很苦,已經不能等了,馬市長請問我還要等多久﹖是不是等到我死後﹖』,馬對著超過五十歲的小華說:『不會啦不會啦我看妳還健康啦!(言下之意是妳命還長、妳還可以再等)』,真是『英九含水過冬、官姐含恨跳海』!馬英九到底知不知道底層人的苦與委屈﹖

     說的粗魯一點,小姐們想含蘭賺錢都不行,哪裡還有水可以含?馬英九到底知不知到底層人的苦與委屈?!

     不只是性工作者,其他失業勞工、工作傷害人勞工之中燒炭、父子為錢相殘、跳樓自殺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多,已經不是新聞。馬英九想當下一任的總統,是不是滿腦子只想解決他自己的特別費問題而已!他有沒有真的在思考眾多底層勞動者怎麼辦?!沒政黨當靠山、沒律師、沒幕僚、沒錢、沒得活!!

     我邀請馬英九到萬華流鶯站壁的地方「Long Stay」!親身感受一下沒錢沒勢的婦女,沒有秘書、金融專家老婆幫忙管帳,只有高利貸追殺,站一整個大半夜等不到客人,不幸遇到警察只能哭哭哀求。

     馬英九有特別費可以捐給慈善機構,如果一個人有錢有閒,誰不想捐錢捐力給慈善機構﹖如果性工作者姊妹們能夠合法賺錢,我相信姊妹們行有餘力也會捐錢,更何況現在性工作者姊妹們在不合法的處境下躲躲閃閃、委曲求全、撐起他們的弱勢家庭,保住他們的子女老母不必流落街頭,已經是穩定社會、幫助社會的一股含辛茹苦的堅韌力量!

     如果特別費的問題是制度的不周全(游/蘇/謝/呂/各級首長都會遇到特別費的問題),那性工作者面對的何只是規範性工作入罪的法令壓迫,更有社會經濟資源、教育資源不足的層層大山壓頂。馬英九半年換得一審無罪,而官姐及其他許多自殺的底層弱勢,他們的一生不用法官來審判就已經自盡了!誰管底層勞工、底層性工作者的委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