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把政治還給普通人』系列活動

     這幾年來台灣的政治越來越爛,底層人民的生活越過越苦。以前去果菜批發市場撿攤商不要的蟲蛀菜葉回家餵兔子吃,這幾年撿菜葉回家給全家老小吃。物價不斷上漲,人民生活難過,執政者說,不要只談漲的那些,還有沒漲的。對,薪水一直都沒漲,冷到不行的老笑話竟被逼得重出江湖。

     面對這種情形,我們的在野黨卻是在旁邊袖手旁觀,完全不盡監督之責,只冷眼笑看問題惡化,等著在大選的時候撿便宜。在野黨提出的種種政策,只會空話大餅誇談經濟成長率,卻不面對在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的M型社會下,怎麼解決社會資源分配問題、怎麼照顧底層弱勢人民的生計。

     政治這麼爛,我們這些一般小老百姓還有什麼辦法?難道我們只能冷感不投票?難道我們只能含淚投藍投綠?日日春從底層娼妓的角度出發,希望台灣的政治能夠有一種不同的機會,讓底層邊緣人民的聲音和意見真正的進入政治決策的核心。

     這是由一群長期在台灣基層奮鬥的工運夥伴所發起,日日春協辦的系列活動。希望邀請關心台灣社會、台灣政治的你,來和我們一起找到出路、一起想辦法,看看我們這些普通人可以怎麼樣讓台灣社會、台灣政治不一樣,同時拿回我們普通人的政治力量。藉由一系列的論壇,我們可以相互認識彼此,分辨各自的實踐位置與社會差異,以及我們共通的部分。並且在一連串的後續實驗行動中,一起找出一條可以實踐的社會政治參與方式。

     而後續日日春從11/30至12/16的連續三個週末,將進行「春光疊影—妓女聯合國紀錄片影展」的活動,影展活動邀請印度、美國的性工作者與紀錄片導演一同參加,並且舉辦多場論壇,歡迎大家先空下時間,到時候一起來看影片。

學運世代的另類抉擇-往上爬或向下走?

     台灣解嚴已邁入20年!我們嘗試透過此論壇,拉出參與過台灣政治解嚴後的第一波社會改造工程的五年級世代實踐的另類面貌,從他們在不同社會領域的投身參與歷程,也企圖呈現一個有別於主流藍綠的不一樣的政治認識與歷程,進一步與新世代的青年交流,歡迎年輕人、及不同世代關心社會暨政治發展的你一起入場!

時 間:96年11月16日(星期五)晚上6:30─9:00
地 點:青輔會青年交流中心*YOUTHHUB (忠孝東路一段31號/捷運善導寺站六號口)
主持人─李易昆(蘆荻社區大學主任—野百合廣場庶務組組員)
來 賓:何東洪(輔仁大學應心系助理教授)、孫窮理(苦勞網負責人)、王芳萍(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秘書長)、柯逸民(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勞教協會理事長)

議程:
6:30—7:00 報到
7:00—7:20 解嚴後的台灣政治光譜與社會背景 ………… 主持人:李易昆
7:20—8:00 五年級的社會實踐歷程與認識 ……………… 來賓發言
8:00—9:00 世代間的交流與激盪-自由提問與交流 …… 主持人:李易昆
9:00– 散會

主辦單位: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勞工教育資訊發展協會
協辦單位: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台北市湖.港自主公民火大行動工作室、基隆市自主公民火大行動聯盟
報名電話:02-25576872卓玉梅小姐 電子信箱:icle2006@gmail.com

主持/來賓介紹:

李易昆,一個勞工家庭出身的小孩,在資源匱乏的家庭下長出勤儉持家所必備的操作性能力,並以此能力為基礎上走入運動,在解嚴後的社會焦躁不安氣氛下,踏入野百合學生運動,擔任廣場上庶務組的發便當工作;隨後並繼續帶著身上拓印的庶務能力,輾轉在外勞、工委會、社區大學等弱勢團體與NGO單位繼續蹲點,協助民眾啟蒙與組織的基層工作,一路至今。

何東洪,解嚴後的八零年代學生運動,在左右與統獨的光譜中遊蕩、思索,終究有一支組織(民學聯)進入社會實踐,卻在美學上極少有創意,1990年三月學運的枯坐中,無數遍的〈國際歌〉與〈學生團結力量大〉的交會裡,只得依靠著水晶公司創作的「老賊下台」來解危。之後何東洪進入水晶公司,趁著「新台語歌謠運動」的風潮,在無數的民進黨的晚會裡,見識了音樂「作為政黨啦啦隊」的消耗。

孫窮理,大學時期當過學生會長,畢業後參與過新潮流系選舉的助選工作,對新潮流系後來選擇放棄草根經營路線,逐漸與掌權的扁系勢力靠攏失望與不滿。帶著對解嚴後社會自主空間被藍綠政黨瓜分的不滿,於97年創苦勞網,從自主媒體實踐之路中體會到台灣媒體空間受國家機制控制的扭曲發展,反思台灣媒體如何不受至於媒體戒嚴的自主之路!

王芳萍,台灣南部眷村長大的小孩,在解嚴後社會運動蓬勃,於大學畢業後進入中國時報工會;其後進行南部女工的權益抗爭工作,與全國大眾傳播業工會聯合會的創立後的組織工作;並於陳水扁廢公娼時,組織公娼們進行長達兩年的激烈抗爭,持續推動台灣性產業除罪化運動至今。

柯逸民,一個高中時代即受黨外運動啟蒙,對體制有所反省,滿懷鬱結與正義感的憤怒青年,帶著對家庭的斷裂情感,在解嚴後的大學時期支持並參與野百合運動;畢業後隨即投身勞工運動至今,近二十年來累積對弱勢階級的深刻認識,形成他自身憂鬱與憤怒的情感基礎,使他在近年社運困局的一路挫敗中,始終貼緊弱勢、沒有離開運動,並努力嘗試突破的路徑。

〈唱自己的歌,作自己的草根行動〉談唱論壇(一):
放大聲響,高唱自己的歌與社會實踐

     30年前淡江大學的李雙澤掀起了「唱自己的歌」行動,召喚了年青人「回到社會」,以歌聲創作取代被愛情所困住的國語流行歌曲、以及崇尚美式文化錯把民謠傳統浪漫化的「自彈自唱」風潮。

     離解嚴尚還九年的時代裡,楊祖珺以吉他與歌聲進入廣慈博愛院擔任義工九個多月,首次接觸雛妓少女們。是年八月,在台北榮星花園發起一場「青草地慈善演唱會」,這些少女把〈美麗島〉填上〈我們的心聲〉歌詞,並在最後帶動台上下齊唱〈老鼓手〉、〈美麗島〉。

     同年,剛從美國回來任教的夏林清,也帶著學生進入廣慈博愛院,與楊祖珺生命交會下,開始了心理教育介入的行動的持續歷程。

     解嚴後的八零年代學生運動,在左右與統獨的光譜中遊蕩、思索,終究有一支組織(民學聯)進入社會實踐,卻在美學上極少有創意,1990年三月學運的枯坐中,無數遍的〈國際歌〉與〈學生團結力量大〉的交會裡,只得依靠著水晶公司創作的「老賊下台」來解危。之後何東洪進入水晶公司,趁著「新台語歌謠運動」的風潮,在無數的民進黨的晚會裡,見識了音樂「作為政黨啦啦隊」的消耗。

     後三月學運世代中,從第一首歌〈核能四廠欲砌囉〉,到1994年的文化大學「美術系抗爭事件」,陳柏偉創作了不少以諷刺文大、校園文化的歌曲,廣為流傳於學運社團之中,並為他日後加入的工人樂團「黑手那卡西」,鋪陳了美學與政治結合另途之路。

     1996年至今,黑手那卡西從抗爭、失業工人們、性工作者阿姨們、樂生療養院的阿公、阿嬤們、移工們的接觸與工作坊中,實踐了他們的「改變音樂生產方式」的創作。解嚴至今20年,台灣社會實踐在政黨光譜的擠壓下,失去了立體多樣面貌,青年創作的音樂與歌聲要麼淪為政黨啦啦隊,要麼被政黨瓜分公共資源與論述下,傾斜於去政治,個體化的美學表現。

     此一系列論壇中,我們將試圖尋回過去30年所圖繪出的音樂與社會實踐路徑上,將音樂擺入「從為弱勢發聲到進入弱勢生命的聲響」實踐中,用音樂介入政治。

時間:96年12月16日(星期日)晚上6:30-9:00
地點:青輔會青年交流中心(youth hub,忠孝東路一段31號/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主持人:夏林清(輔大心理系系主任)
與談人:楊祖珺(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助理教授)、陳柏偉(黑手那卡西成員)、莊育麟(樂生那卡西、黑手那卡西成員)、何東洪(輔大心理系助理教授)

主辦單位: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勞工教育資訊發展協會
協辦單位: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台北市湖.港自主公民火大行動工作室、基隆市自主公民火大行動聯盟
報名電話:02-25576872卓玉梅小姐 電子信箱:icle2006@gmail.com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後續還會有許多的論壇及社會行動,歡迎到下面網站來看看聊聊:
*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http://www.nobnog.org.tw/
* 日日春http://coswas.or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