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底邊就業優先,廢除罰娼條款,立刻政策辯論–2008/2/24公視總統辯論日日春新聞稿

官姐在縱身落海前一夜,最後一通給姊妹的電話中問:阿扁讓我們苦了八年,換馬上台,小姐可以合法工作嗎?她說:換馬還是一樣!隔日,她離我們而去。

※底邊人民的未來在哪裡?底邊人民的出路在哪裡?

     由四報一台一社主辦的首場公民提問的總統政見辯論,綜觀被選入的廿個問題,有產業發展、人權法治、城鄉教育、兩岸三通、環境政策、同志婚姻、國家定位等不同角度的提問,但對於日益加劇的貧富差距造成每年有近五千人自殺的社會真實面、M型社會中二端的階級矛盾如何透過國家機制進行財富重分配的社會正義等尖銳問題,以及與此習習相關的底層性工作者生存權問題(廢除罰娼條款),並未在問題之列。過去,民進黨黨外時期,還會標榜「弱勢優先」,如今,謝、馬徒留口號,競相標榜自己為「三中」(中南部、中下階層、中小企業)著想,但在其政策白皮書中,只見殘補式的津貼發放,不見具體的底層邊緣就業保障。

※性工作是底邊就業生計議題,拒絕消音,優先辯論!

     因為家庭經濟壓力、或是產業結構變遷中年失業、或是震災風災家庭重創,底邊弱勢婦女轉業為性工作者自力救濟養家活口,在台灣已經越來越常見。性工作承接了台灣社會網絡種種破敗下的底層邊緣人口;性工作除罪的議題,不只是性道德的議題,更是台灣底邊人民的生存議題、底邊人民的就業議題
     性工作者作為台灣底邊弱勢人民代表之一,要問兩組總統候選人,台灣底邊人民的出路在哪邊?開放大陸觀光客,這些年過40的中高齡婦女就可以得到工作機會嗎?兩岸三通,這些偏遠鄉村的中高齡婦女及她的弱勢家庭,就有不同的發展機會嗎?所謂的「幸福經濟」和各種殘補式的社會福利津貼,能夠解決這些被就業市場淘汰的弱勢婦女最迫切的就業問題嗎?

※馬英九「依法行政推給中央,漠視底邊見死不救」

     台灣妓運十年了。十年來,廢娼政策的慘烈後果、血肉糢糊(三條人命、七成私娼),向社會揭示了底邊人民以「性工作」求取地下活路的崖邊艱險,「不罰娼」已成為婦女團體間的共識,行政院300萬的兩份性產業政策研究案結論均指向性工作合法化。
     儘管如此,台灣的政治人物仍然漠視底邊生存,不願為了底邊人民的生計務實面對性工作來廢除罰娼條款。台灣每年有近5000個性工作者被取締,其中超過一半是40歲以上的中年婦女,而馬英九在台北市長八年任內,取締了近萬名性工作者,數量全台第一,並且65%的取締來自萬華區的弱勢流鶯。對自己市長任內迫害底邊弱勢中年性工作者的政策執行,馬英九總是說「依法行政」,把責任推到中央
     2006年官姐走時,日日春與馬市長會面,馬市長自許是全台灣最了解此議題的地方首長,也曾在任內花過300萬研究性產業政策、並去過荷蘭實地考察,然而,在面對社會底邊娼妓向他呼救時,仍一貫見死不救,用「依法行政」和「缺乏社會共識」來推諉不作為,只說要邀中央官員、立委來討論,性工作者小青當場問他:「請問要等多久?等到我死了之後是不是?」馬居然回應「不會啦!你健康其實不錯。」馬英九先生若心中只有選舉輸贏,只看選票,他也許覺得底邊的票不足影響大局,所以可以慢慢來,但社會上存亡邊緣的底邊人民,奄奄一息能等多久
     馬英九向來致力的「好人好事」原來是這麼有選擇性的?!馬的long stay行程裡,雖然成功的營造一種走進基層的形象,但他並沒有真的貼近落魄潦倒在法律邊緣生存的人們,行程裡也絕對不會有「為了債務和小孩學費每天在街上討生活的流鶯」的一天。今年農曆過年前,本會去函要求馬英九,已經要問鼎大位了,對於性交易管理政策總不能再推給中央了吧?但馬英九總部似乎大位在望,對底邊生存的問題,只是成為攻擊民進黨執政的利器,但卻不見婦女、福利、就業等相關政策中,對底邊的工作權、就業權提出徹底根本性的具體改革,只見殘補式、尾短式的福利補助,而沒有對底邊族群提出就業機會的具體方案。

※謝長廷,是否真能與扁區隔,保障性工作者的生存?

     謝長廷2006年參選台北市長時,曾經簽署承諾「支持不處罰性工作者,並建議中央立刻修法」,並在上禮拜(2/15),在青年逆轉本部與文化人座談時,席間有人問到「性勞動算不算是一種勞動?然後性產業去污名跟除罪化算不算是建構幸福經濟的一部分?」謝長廷未直接回應法律與政策上性工作者除罪的問題,但說「性勞動也是一種勞動,牽涉到衛生問題,違法就是更危險。可以參考荷蘭的管理方式,不要泛道德化,也不要閉著眼睛看不見。」
     謝長廷先生至目前為此,在性工作者議題上相較馬英九先生,是有較清楚的務實表達;但是從目前謝長廷的婦女、福利、就業等政策,一樣像馬英九讓我們失望。性工作者要的是能自立自尊的工作機會,殘補式津貼能維持一個底邊家庭多久?若政府無能給底學歷及家庭變故或負債的中高齡婦女足以維生還債的工作,那為何她不能自主選擇不危害別人的性工作者呢?
但是當謝長廷先生現在競選的是總統大位,他究竟選擇那種具體的政策方向呢?是否仍舊維持2006年選市長的立場表達?是否真的體察到性工作者與底邊族群在台灣貧富劇烈差距下的痛苦,而決定選擇走一條與扁及以前國民黨執政時不一樣的道路?面對底邊弱勢,民進黨早年所標榜的「弱勢優先」口號早已不復響亮,甚至年輕一代根本沒聽過民進黨曾有這句口號與精神,長昌執政,可以讓弱勢再具體看到「底邊優先」的改革政策嗎?底邊性工作者的就業與生存問題,被擺在你總統之路的哪裡?

※日日春的訴求

     日日春日前已經正式向兩大黨總統競選總部提出承諾書,要求:
1.支持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罰娼條款),在成年、自願的情況下,對從事性交易的性工作者不予處罰。(細略)
2.上任後,在兩年內推動社維法80條修法完成。在社維法80條正式廢除之前,以官方、性工作者、民間公眾利益三方溝通對話,完成相關配套措施之研擬,以求在社政、勞政、公衛、治安各方面,兼顧底層弱勢人權與社會公眾利益。(細略)

     並將在三月八日上午,發動「底(層)邊(緣)團體檢驗總統」之大型遊行,到兩大競選總部前公佈總統候選人對此議題之回應態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