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公娼生涯故事——玉鳳的故事

很多人自認廢娼對我們好,可是我不覺得!  (採訪/整理:洪麗芬;潤稿:韓秀卿)

她自主的選擇了性工作

      對玉鳳最深的印象是,她是一個很自立自足的性工作者。

      在她目前可以有的生涯選擇裡,她很清楚的選擇了性工作,但這並不代表她會一直作下去,她很清楚的計畫著,什麼時候她還需要這份工作、什麼時候她要開始開創別的事業。她是自主的、獨立的,在工作和家、親密關係之間,向來都可以調理的很好。也由於她不是那種從小家裡就很苦、從很小就不得不出來作性工作的worker,所以她身上所透出來的味道並不是那種很沈重、很壓抑的味道,雖然長大以後家庭的生計負擔對她而言仍然是辛苦的、不容易的。

      作為一個性工作者,玉鳳的條件算是好的,她的身體很漂亮、很勻稱,因此她是自足的。也正是因為在自己的世界裡很自足,所以在團隊裡不會(需要)跟大家有很親密的人際關係,相較於別人,她較少跟大家一起開開玩笑、閒扯淡,但在抗爭過程裡需要她的意見時,她自有她很清楚的一套看法。

      一個自主、獨立的性工作者,講義氣、也有公平、是非觀念,有能力把自己照顧好、也不虧待別人。她是專業的、俐落的。這就是她,玉鳳。

      這場抗爭一路走來,覺得蠻好玩的,認識很多人,大家也都還蠻團結的,女性似乎不像以前那樣弱勢、被欺負。

母女從娼,為了讓爸爸養病、弟弟讀書

      我們家本來環境也很好,是後來被倒會了,倒了很多錢,在我唸到高中時,我爸又生病,沒有錢,因此也就沒辦法繼續唸書了。因為不可能眼看著爸爸生病死掉,我媽去當公娼…那時候沒辦法,家裏有3個小孩,我是老大,過一段時間後我也開始做幼齒的,跟著媽媽的朋友介紹去跑飯店,因為未成年,不能做公娼。

      父親中風、糖尿病很久,由唸國中跟國小的弟弟照顧,我和我媽的收入除了替我爸養病之外,就是供二個弟弟繼續讀書,一直到高中畢業。我媽在爸爸中風前雖然是全職的家庭主婦,但是遇到這樣的變故卻蠻堅強的;我就不行,有時都會掉眼淚,可是我蠻會吃苦的,不會說環境變惡劣了就跟著倒下來。我們從小就開始自己做事,所以不會說嬌生慣養,從小就蠻獨立的。

      那時跑飯店就只有一個念頭:不能眼睜睜看著父親倒下來…。高中只唸一下子,想想還蠻難過的,那時國中正要開始很努力的時候,老師誤人子弟,我英文程度一年級時很不錯,到二、三年級就完蛋了,體育老師來教我們英文,你想他會教的好嗎?數學老師鄉音又好重,到高中來要好好唸就沒機會了。

從憧憬的婚姻到看清現實

      我在22歲左右結婚,因為當時家裏遭受了一些變故,又覺得媽媽很嘮叨,家裏沒有什麼溫暖的感覺,就想說有人要的話就嫁掉算了。婚後,先生去當兵,退伍之後卻不務正業,一年換24個頭家,最後因為先生外遇的關係、再加上環境的因素,就離婚了。當時我才29歲,有2個小孩。

      前夫是我表哥的同學,跟我可以算是青梅竹馬,大我三歲。他當兵時,我剛懷老大,一邊等他,一邊跟親戚一起做生意,這之間也曾到電子公司上班大約一、二個月。我先生醋勁大又自私,我要去工作,他都不淮,他說我無論做什麼工作都一定要他先看過之後才可以去做。要去的場所有男生不行、隔壁鄰居要幹嘛要載我不行、打牌手被摸到不行、衣服穿得太透明太性感不行、夏天穿白色褲子還要在陽光下檢查有沒有內褲的痕跡,連產頭胎時,還因為婦產科的醫生都是男生,要我去產婆那裏生,而當時兩邊價格其實是差不多…,我真的很受不了。

      我們本來都跟公婆住在一起,他跟我公公不太合,二個人常常吵架,後來我就鼓勵他說那我們出來獨立生活好了,出來差不多沒有一年吧,他就開始外遇,其實出來之前我就知道他有外遇,只是找不到証據。而且先生常嫌東嫌西,又不顧家。那時自己很乖,因為想說結婚了嘛,就要配合先生。有一次他去跑計程車,下雨天我還穿雨衣幫他洗車,要到那兒找這種老婆?!結果還被他嫌說我太順他,順得沒個性了!很笨是不是?我們自己衣服捨不得燙,頭還捨不得讓人洗;他花錢打扮倒是不心疼,一個月賺2萬,自己就花1萬多,這種丈夫嫁他幹嘛?如果說今天這個老公很疼你,或是很用心要去賺錢,即使賺不多,三餐跟著他吃也沒關係;可是他不是,做這個嫌賺得少,做那個嫌太累,那我們做太太多辛苦?!

      他退伍回來,不去賺錢,那時我婆婆一個月才給我600元,我又有孩子,窮到連衛生棉都得向姊姊拿。我個性是比較硬,寧願去做加工賺錢,也不願什麼都跟人家伸長手。曾去掃過大樓,真的很辛苦,一個月賺沒幾百元;結果有一次他來找我,看裏面有師父跟我說話,就「按怎,恁ㄆㄚ阮某,按怎..」,也不想想自己不會賺錢,害老婆得在這裡做小工吃苦,還敢這樣大聲吵鬧。加工時有時無地做,錢又很少,再加上先生外遇的問題,想想那時真的很笨很可憐…。

      我也有給過他機會,但他不會珍惜,又一直在騙我,我想既然心都不在我這邊了,那我也就不要了。後來反而覺得離婚比較好,真的,跟那種男人在一起,很不自由,而且說難聽一點,也不是說過好日子吃好用好,幹嘛要那麼傻、那麼累,對不對?

      離婚之後沒辦法,就是要找工作呀…

躲警察、跑日本的日子

      當時離婚回來後,繼父、母親年紀都大,都還在上班,我也是很有心要幫他們,想說既然不幸離了婚,也就打算全部扛下來,於是自己看報紙找到摸摸茶的工作;在那兒待了大約一年,那裏生意很好,可是有一陣子抄的很兇,因為有一些幼齒也會去那兼差,所以後來還是做一做就走了,改去舞廳。

      理髮廳工作時間很長,舞廳也好不到哪裡去,只是聽起來好聽而已,實際上賺的錢也是不多。有一次端午節就被抄了!我也被抓,關了三天,就怕了。那次雖然主要是抓未成年少女,但警察一個也不放過全抓,結果大家跑光光,我還不知道後門在那裡!跟人敲門都不開,只好躲到廁所。

      被抓去警察局後,警察好賤,硬逼你錄口供。那時在上班,不像在這裡(公娼館),不怕人家知道說你有小孩什麼的;在外面,你多少歲無論如何都要騙人家說少一點,那時警察又問的很大聲,我就很怕人家知道,我就問說這我可不可以不要回答,因為我覺得這是個人問題,結果警察就很生氣,說要直接送我到習藝所(按規定是被捉3次才能送)。後來出來走廊以後,越想越氣,又想到一些往事,覺得很傷心,就坐在那邊掉眼淚,有另一個警察出來,本來很兇,看我一直哭,就問我什麼事,我又不說,後來他沒辦法,還叫了另一個警察來幫忙安慰我一下。

      進去以後又是被逼著要承認有做,事實上那次是沒有,後來我看那公文上大概是一字之差那樣,意思好像是表示有做,寫得很含糊。說難聽一點,我們又不是沒有讀過書,我就不簽,要他改,僵了很久,後來他才改,不過,也是沒有用啊,他給你寫成「有猥褻行為」這樣,結果客人罰錢,我們被關。後來是裏面有警察還不錯,借我們電話,我才聯絡朋友,再叫她通知我媽媽來保我回去。

      在舞廳做的時候,帶出場還要帶進場,過年過節還要拼節數,錢不多,而且跟老闆是對分的,要跟客人出去才有錢,但出去也不一定有錢,譬如他買節數唷,買下來後他帶你出去吃東西,可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要跟你上床,如果你不跟他上床,他下次就不來找你;有的你不跟他出去還馬上就給你退節數。除非是大牌,說難聽點是幹沒錢,因為他可以跟你買節數而已,不再另外付錢,你也沒辦法,而且在舞廳每天還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啊,花費更多,還要喝酒、置裝費的,那邊又像市場一樣,還有人光腳來,各種奇怪的習慣、要求都有…

      後來去日本做摸摸茶是認識的朋友介紹的,那時因為剛被抓完很害怕,也想說沒有去過日本,又聽我朋友講說日本蠻好的,就去了,也是「憨膽」「憨膽」這樣。那裏的工作比較輕鬆,只要陪客人唱歌、喝酒就可以了。如果不是因為日本不能久待,不然我寧願在那兒待下來,每次從日本回來台灣,沒有工作,錢花一花,就又沒錢了。那裡比較輕鬆啦,不像這裡有時候做到詏客,像是15分鐘想要把你幹死,所以那時候要回來台灣,我很不甘願。

公娼館很單純,我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客

      有一次我回來,我媽就跟我說,我一回台灣就沒有工作,錢用用就沒了,要我請公娼牌,那時剛好有公娼牌的名額出缺,我就應付式的說:「啊,好好好,那我們等牌請下來再說。」,後來是在81年底要過年時,媽媽通知我說快回來,人家要來驗牌了,我才從日本趕回來。

      一開始要來這裡上班,心裡很不甘願!想到價錢那麼低,還要被人抽,就想說我會那麼沒行情?!那時候的待遇真的跟在外面做差很多,心態會很不平衡…,後來在這上班覺得很輕鬆,因為時間上不受限制,老闆也不會管,不像外面你請假還要有醫生証明,不來也不會被扣錢,也不像舞廳,競爭激烈,其實也賺不到什麼錢。

      剛來時不習慣,遇到詏客人,有時還會破皮或發炎,因為接客次數比較多,有時一天10~20個,太密集了,外面摸摸茶還比較輕鬆,50分鐘內還可以聊天,但這裡是比較單純,不用跟客人談感情,各有利弊,後來也就都適應了。

      覺得在這上班很單純,最主要是說不會受到恐嚇、外力的干擾,而且環境不複雜,沒有什麼勾心鬥角,只要管跟客人之間的事就好。譬如說遇到詏客人,譬如說酒醉什麼的,我可以選擇要不要接這個客人,可是外面就不行。在酒店,如果客人要妳跟他出去,妳不出去就會得罪經理,出去如果被客人打了就是算妳倒楣,所以那些舞廳、酒家常常會發生一些問題。這邊我們會鼓勵客人戴保險套,不是懷孕,是性病的問題,可是法律上也沒有硬性規定得戴,也沒有每家店都做檢查;我們也會怕,可是我會先看,譬如說這人外表骯骯髒髒,我就一定不做,沒必要說為了賺這幾百塊,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我平常工作都很彈性,一個月差不多只上班半個月,禮拜六日固定休,國定例假日也跟著人家休,因為想說我自己都想玩了,怎麼會有人來。有一個男朋友,四、五年了,在做小本生意,對我不錯,已經離婚了,他跟他老婆感情本來就不好,我認識他之前他們就已經分居了;我有跟他說,如果他是因為我才跟他老婆離婚,那我絕對不要,因為之前我也是婚姻的受害者嘛!所以我不要去介入人家家庭。

高高在上的女教授,我覺得她們假道學

      現在參與抗爭,男朋友也覺得是陳水扁本身沒有什麼道理啦,他認為這也是一個工作嘛!他主要都是說看我啦,我要做什麼,他也都不會太過反對。目前跟男朋友住在一起的房子是租來的,83年景氣好的時候有買房子,想拿來當投資,貸300萬,20年,一個月要2萬9,那時跟現在貸款條件差很多,景氣不好,到廢娼時還有200多萬貸款沒繳完。

      很多人自認廢娼對我們好,可是我不覺得。像有一次在台大那邊開辯論會,有一個女教授就說得很過分,她說一定要有感情才能做這種事情,可是我覺得未必。性慾是自然的嘛,我想解決生理的需要為什麼一定要牽扯到感情呢?以我的觀念,我寧願花錢嘛,花錢事小嘛,我怎樣花錢是我的選擇我的自由嘛,可是一旦扯上感情後就沒那麼單純,不然為什麼會有一些人要為情自殺?或是被情殺?所以說她的這種說法,我不太贊成,我覺得他們是假道學嘛,如果說他們跟我們在同樣的環境裏,有可能講這種話嗎?每一個人的觀念不一樣嘛,所以我覺得:這種人或許高高在上,但我反而不覺得他們有什麼。

      拿到緩衝兩年之後,我要開始認真一點,存一點錢,把貸款還清,趁年輕賺,賺到某種程度我認為可以了,然後把尾收乾淨,我以後就不要再出來上班了;先把目前的經濟問題解決掉,以後的路,我可以慢慢地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