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向黑道宣戰不如問自己,從檢討黑白共治的結構開始

 大家

台中角頭被槍殺,從原本有4個警察在泡茶,中央的霹靂小組到金錢豹門口臨檢作秀,到今天扯出警察在現場打麻將,這齣歹戲不知道會不會像阿姨每天在看的鄉土肥皂劇一般,滾雪球滾到讓人忘了究竟原本要的解決問題是什麼了?
性產業當然有藏污納垢的地方,正因如此,應該是要講明白,到底黑與白如何在結構裡介入性產業的,站在性工作者或是站在人民的立場,真希望性產業可以清清白白/單單純純,而不是要政客拿掃黃作秀!不曉得該稱讚政客聰明,還是該罵他拿納稅人的血汗錢作秀消費性產業!


向黑道宣戰不如問自己

(本文於2010年06月05日蘋果日報刊出) 日日春協會 簡嘉瑩

台中市近來治安案件頻傳,市長胡志強先是要掃黃,後跟黑道宣戰。但這兩天傳出角頭老大被槍殺時,四名警察人在現場泡茶,才更顯示出白黑本一家。而黑白道泡茶的地點,豈只在生技公司!胡市長擔任黑道角頭的治喪副主委、連行政院長吳敦義都說:「沒那麼嚴重。」可見黑白交往早就很頻繁!承平時期,白黑聯手分食地下經濟(包括性產業)利益,事實上黑白兩道你儂我儂,根本沒顏色之分,說到底,是有錢有權的人在啃食沒錢沒權的老百姓。如今局勢威脅到政治利益,白就要與黑、黃切割。

人民要問:作秀式的掃黑、掃黃能解決問題嗎?造成白黑一家的結構到底是什麼?如果胡志強再度靠「嚴懲不肖員警」、「緝兇」、「對八大行業斷水斷電」混過關,台中市的治安真的會改善嗎?如果胡市長一天到晚和建商吃飯,治安又真的好的起來嗎? 

掃黃解決什麼問題?

治安的深層結構問題很多,本文僅以掃黃為例,試圖釐清掃黃與治安之間的關聯。掃黃是在解決問題,還是幫治安問題背黑鍋?

有論點說:因為台中特種行業林立,使得各界要喬事情都來台中,所以才使治安容易敗壞,要整治治安就要掃蕩特種行業。若這種邏輯成立,那政府每每外包工程都會出現綁標圍標等圖利分贓之事,是否以後就不要外包工程了?有問題的是「喬事情」背後反映的利益結構,不是喬事情在什麼場所;正如工程背後反映的利益結構,而非工程本身。 

治理黑白掛鉤結構

又有論者說:「持續掃蕩特種行業、斬斷黑道金脈,黑幫便難以生存。」以我們長期第一線工作的觀察,我們認為,掃黃才是使白黑一家掛鉤的結構,以下提出兩個制度上的原因:

原因一:左手掃蕩右手拿錢,造成性產業一國兩制。
台中市特種行業林立,但取得合法執照的店家很少,從93年起更改由胡志強審核發照,每年發照量只有個位數。但在「昧於現實的掃黃」下,白道吃人比黑道更可怕。四年前爆發電玩業者為取得執照,前後賄賂議長張宏年高達兩千萬,請議長向市長關說,即是在這樣的結構下產生,但法院一審卻判議長無罪,胡志強還向張宏年道賀,可想而知,這樣的管理圖利到誰?而大量無照的特種行業,在地下化的結構下,又如何生存?胡志強只圖得表面數字好看,但製造的後台政治與白道貪污不知凡幾?如果連有法可管的九大行業都管成這樣,更不要說無法可管的成人性交易是如何的叢林法則,與需要依靠白黑兩道的「保護」。

其二:掃黃不僅沒有解決黑道問題,還迫使性工作者更須依賴兄弟。
目前性工作地下化,在街頭的性工作者多半會為了自己的「安全」而結交有背景的「兄弟型」朋友。過去發生過幾起個體戶性工作者在交易過程遇到歹徒被砍的事件,報警時,警察反以「先辦你性交易」作為恐嚇,省去警察的業績壓力。造成性工作者的自保方法是:遇到問題時,還不如靠講義氣的「兄弟」,可以幫忙討公道。性產業與黑社會的關係在叢林法則裡被不當的制度結構給聯繫了起來,胡志強沒有正式面對性產業存在的結構問題,以掃黑之名,行掃黃之實,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迫使性工作者更須依賴兄弟。
即使胡市長說非法行業只剩8家,一般大眾也都知道,台中的特種行業仍存在,而胡市長睜眼說瞎話,除了有作秀效果外,實際上是圖利哪一種人?去年中央已宣示性工作朝向除罪化與除罰化的方向,勸胡市長趕緊調整治理策略,別再拿掃黃當墊背,無視於性產業地下化的一國兩制的黑白掛鉤結構,單單掃黃,不講明白黑社會的利益結構,如何使民眾信服治安會改善?

2 comments to 向黑道宣戰不如問自己,從檢討黑白共治的結構開始

  • 加油啊!
    祝贺贵站越办越好

  • 法克

    白嫖竟無法可管
    因為員警會先承辦性交易
    找兄弟至少可以給對方一個教訓
    也不用打冗長的官司
    警察此時不但比黑道還不如
    反而會過來加害這些弱勢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