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日日春為何上街,和你的參與

官姐的死,是苛政殺人─日日春為何上街,和你的參與

各位支持日日春的朋友們

【官姐走後,還有全省各地的小姐來電,談拼治安下的生存壓力】

官姐死了。官姐過世後,更有來自基隆、花蓮、台中、桃園的性工作者來電,表示近日警察的頻頻取締讓她們面臨極大的緊張。台中30多歲的應召小姐半夜發簡訊來,說她因為不斷的要分辨真嫖客/釣魚的假嫖客/便衣,常緊張的全身發抖,覺得自己有被害恐懼症;更慘烈的是經濟代價,萬華流鶯來電說想自殺,因為朋友倒會加上負債,每天要付給日仔會7000元,為此她已經沒有挑客人的權利,如果警察再取締,她害怕不敢上工,錢就更籌不出來,而一名前公娼在廢娼後轉作私娼,被心存歹念的客人借錢不成放火燒傷,全身90%嚴重灼傷,後來因無力支付100多萬醫藥費,獨自回老家山上喝農藥自殺。

日日春對性工作者除罪修法方向、行動報告

【「性工作者除罪」為何不能再等了】

     官姐死了。官姐過世後,更有來自基隆、花蓮、台中、桃園的性工作者來電,表示近日警察的頻頻取締(蘇揆半年拼治安的承諾將屆前)讓她們面臨極大的恐懼。台中30多歲的應召小姐小麗半夜發簡訊來,說她因為不斷的要分辨真嫖客/釣魚的假嫖客/便衣,常緊張的全身發抖,深不知自己何時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更慘烈的是經濟代價,萬華流鶯阿珠來電說想自殺,因為朋友倒會加上負債,每天要付卡債錢莊7000元,為此她已經沒有挑客人的權利,如果警察再取締,她害怕不敢上工,錢就更籌不出來,而前公娼小語在廢娼後轉作私娼,被心存歹念的客人借錢不成放火燒傷,全身90%嚴重灼傷,後來因無力支付100多萬醫藥費,獨自回老家山上喝農藥自殺。

Page 4 of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