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參選.性醜聞-小熊為廷的真心話大冒險】

【參選.性醜聞-小熊為廷的真心話大冒險】

沸沸揚揚的陳為廷事件,雖然以退選暫時告結,然而此事對社會帶來關於性、政治、權力的衝擊不小,這篇短文,是我們(蕭怡婷、吳若瑩、鍾君竺、郭姵妤)以妓運工作者、兼參選人身分的回看與反思。

{政治與情慾的權力關係}

為什麼陳為廷對他人的性騷擾會一犯再犯?為什麼挺身對抗強權的抗爭者,會反過來將己所不欲,施加於人?過去,陳為廷的敢衝敢罵、敢於站上第一線嘶聲吶喊,充分展現了他的政治慾望;但他也說因孤獨而尋找了錯誤的情慾出口。看起來自相矛盾的情節,我們也許可以這樣猜想,正是站在社會邊緣,而不計代價地渴望得到權力與安慰。

然而,從反媒體壟斷到318反服貿的過程中,陳為廷做為主導者的身分,透過媒體的催化,造就了英雄的光環,光環越大,權力越隨之而來。而陳為廷的菁英身分(建中、清大)及他的社運光環,恐怕也遮蔽了他在連續性騷擾的過程中,該受到的嚴厲檢視及對待。(如有些網友會說,因為陳為廷對公共議題的付出,所以不想揭露他的騷擾行為)

我們不能忽略政治權力與情慾的滿足都需要相應的責任與承擔:當無權者取得權力,該對群眾負責;當孤獨者尋求親密關係,即便是一夜情、性交易都需要有公平的對待,更何況是非自願的襲胸。

社會運動是對於既有的體制與不義的挑戰,社運團體以有限的資源,透過抗爭,某種程度可以帶來受壓迫者的解放,但解放之後,會是什麼?曾經無權的抗爭者在取得權力之後,究竟是複製還是翻轉既有的權力關係?不管是政治解放或性解放,解放之後並非是無序,而是被貶抑的重新取得尊嚴、噤聲的得以發聲,行動者取得決定自己生命的權力,改變了自己被體制給定的位置。

這不僅是對社運參政者的提醒,也是對過去幾年曾經對陳為廷抬轎//或造神者的提醒,如果支持者沒有付出同等的監督,那麼掌有權力的人是可能墮落的,即使人前並未立刻現形。在陳為廷的事件中,他是以一個「準當權者」的角色而受到到大眾的檢視,當權者與選民的關係不應該是投射、造神,而是需要互負責任,情慾亦然。

{參選如何將見不得光的隱私公共化}

姑且不論陳為廷的自爆是否過於政治權謀,但因日日春曾多次參選,從參選人的角度來說,選舉的確會讓候選人高度被公眾所檢視,不管是同志身分、性交易、第三者、雙國籍、財務等等,這些在平日被視為「隱私」、甚至連家人可能都不知道的事,一旦上參選人的角色,就會開始擔心:有人去爆料怎麼辦?是否會被看作是「污點」?家人、朋友或支持的選民可以接受嗎?而且重點是,如果因為害怕落選而選擇迴避或隱藏,反而喪失了將邊緣身份付諸公共討論的機會。

參選,是從「個人」轉為「公共」的過程,面對這些「私事」,參選人的處境或選擇未必符合選民期待。我們發展出的作法是:選前,就在朋友、家人、競選團隊,甚至是支持的選民面前,誠實的談自己的這些爭議身分、經驗(例如外遇、性交易),和選民一起發展不一樣的理解和立場(例如我們既然支持性交易除罪和通姦除罪,當然會有不同於主流輿論的看法),在直接面對的過程中也同時處理選民的投射。

在這次的事件中,陳為廷因為當選機率高,加上他犯的錯已經涉及違反他人意願,所以在公共輿論中並沒有那麼太多空間細緻處理,幾乎是在決定參選時立即就得面對選民公眾。然而,如果在決定參選前,他意識到無法迴避自身的性騷擾經驗,並且在巡迴各地的義工招募中,有意識的與義工及支持他的選民處理能不能接受有過這些經歷的他參選。先讓自己接受嚴格檢驗後,再由支持者共同決定是否參選,今天的情況或許會很不一樣,包括在退場機制上,都和選民共同討論再做決定,而不是複製318時小圈子說了算的決策模式。

革命,得從革自己的命開始。過去,作為菁英與社運明星的陳為廷,即使在情欲上犯錯,恐怕也並未受到同等嚴厲的檢驗,這是他屢犯不改的社會結構。然而,一個努力對抗強權的人,不應該在有權力時反過來壓迫弱者,情慾上的解放,不該是以騷擾或侵犯他人的性自主為代價。這點,唯有靠眾人嚴厲的監督(而不只是投射),才能形成實質的改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