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人民老大,基隆參選——支持工人市長1號張通賢

各位朋友:

在經過日日春兩次以參選形式發起的運動之後,相信對於人民老大的精神已經不再陌生。現在,自主公民的運動在基隆實踐,由貨櫃車司機張通賢代表工人參加基隆市長補選,日日春也加入推薦的行列。

工人市長1號張通賢的參選,除了拒絕藍綠政治綁架,封鎖底層生計議題外,還意圖串聯所有自主公民,集結起來拿回自己的政治權利,作為關鍵的少數,實驗藍綠之外的另一個路線。而這些努力與理念,都和日日春在推動性工作除罪上所要倡議、奮戰的路線有相通的地方。

除此之外,工人市長1號張通賢,還從地方經濟發展的角度在市政牛肉中提出「性工作合法化實驗專區」的政見,這種正視社會現實,務實處理成人性交易議題的態度,正是日日春所期待於社會的。

因此在這邊,日日春向你介紹這個由基隆自主工人所發起,極度缺乏資源的「人民老大,基隆參選」政治實驗,並且邀請你一起來了解支持。我們希望你可幫忙:

1. 以實際的資源,贊助這次的參選,例如提供捐款或是物資。
這是另類選舉,選舉是政治運動也是社會運動,需要你的糧草支援。

2. 轉信給基隆選民,基隆選民主動來邀約工人市長1號張通賢對話:
我們志不在去拉表面人情票和人頭票。而是想找到政治理念可以溝通對話,及認同人民力量的基隆選民,一起做政治上的「關鍵少數」。所以有基隆選民,總部希望能與其或選民可邀親友聚會,總部和候選人就會去他家與親友們進行「客廳市議會」。或邀請他們來參與晚會、或遊行等活動。

3.請你幫忙轉發這個訊息,讓更多人加入自主公民的行列。

工人市長1號張通賢,近期活動如下:

* 4/20,上午10點,基隆港務局,陳情活動
* 4/22 ,上午11點,競選總部成立大會
* 4/28,晚上,長安社區,格鬥天堂晚會
* 5/5,基隆港邊,高空彈跳
* 5/6,倒退嚕遊行
* 5/11,選前之夜

也歡迎你到不藍不綠工人市長部落格拜訪:
http://blog.yam.com/keenobnog

【把政治還給普通人】──工人市長張通賢參選實驗募款說明:

緣由:

痛恨藍、綠選擇性反貪腐──工人火大倒扁又罷許

2006年9月紅軍倒扁風潮中,基隆地院宣判馬英九輔選的國民黨籍基隆市市長許財利,因「公車處購地案」圖利於己五千餘萬,處有期徒刑七年、褫奪公權八年。國民黨中央積極倒扁,但罷許時卻很龜毛,基隆市黨部縱容許財利樁腳暴力威脅倒許青年軍;民進黨地方政客裝模作樣連署罷許,卻為扁家族的貪腐強辯硬拗;親民黨劉文雄在國慶倒扁賣命演出,在基隆卻對罷許裝聾作啞。「工委會」認為這正說明了藍、綠都是貪腐共犯,因此與「台灣倉儲運輸工會聯合會(倉運聯)」、「基隆失業勞工保護協會(失協)」,組成倒扁罷許的「基隆市自主公民火大聯盟(火大聯盟)」,發動罷許行動,未料許財利突然於2月病逝,訂於5月12日補選。

基隆是揭穿藍、綠所謂國家發展騙局最佳的示範地點

基隆的沒落,是典型的被政黨利益盤算所扭曲的國家發展和國土規劃的犧牲品。基隆市長期「藍大、綠小」的格局,使原先執政的國民黨不需提供糖果就穩拿選票,李登輝甚至為了鞏固北縣票源,犧牲基隆(於1993年)開闢台北港;陳水扁執政後,同樣為了維持北縣的綠營政權利益,加速推動二期台北港擴建;又為了加持宜蘭(綠營執政典範縣)的發展,將雪山隧道列為最優先的施政項目,截斷經濱海公路穿越基隆的人流,加速基隆的邊緣化。最近綠營又要把中央部會遷到高雄,聲稱重新分配國家資源,但是對近在首都郊外,失業、自殺、離婚、中輟經常全國第一的基隆卻視而不見,顯然「部會南遷」仍是騙票計算,而不是平衡區域發展。

最該被挑戰的傳統地方政治:綁樁、綁架與軍公教鐵票結構

每個基隆人都抱怨二十年沒建設,但為什麼投票時仍被藍綠綁架?藍營長期執政,透過利益分配綁樁加上軍公教鐵票的結構,從未被徹底動搖;藍營即使分裂,不過也是沿著「本土綁樁vs軍公教+省籍」的就地切割(從許財利vs劉文雄,到張通榮vs劉文雄),而沒有進行如何搶救基隆的辯論與競爭,更從不砲打中央搶奪資源。泛綠因為只有在泛藍分裂的情況下才有執政的機會,也不認真思考基隆的出路,只以統獨意識型態綁架深綠基本盤,再分食泛藍綁樁的餅屑;甚至民進黨中央執政後的貪腐,也因為基隆地方在野,繼續戴著反對黨光環欺騙善良選民。

三黨候選人正好是「比不爛、畫虎爛」邏輯的代表

「藍大綠小、藍綁樁、綠綁架」的格局,使基隆成為「比不爛、畫虎爛」的假民主負面典範,三黨都只求與競爭對手比不爛,沒有拼命為基隆找出路;互相比賽亂開支票(深水港、捷運、摩天輪、微風廣場到基隆等等),綠營反正不一定當選、藍營跳票也不怕下屆落選。
本次補選也不例外,國民黨推薦曾因賄選罪被判緩刑的現任議長張通榮,準備接收許財利留下的綁樁分贓結構;主打「林水木、李進勇、許財利規劃,我來實現」,抄襲藍、綠先後跳票的政見,毫無新意。親民黨推薦的劉文雄,一邊呼籲換人做做看,一邊卻向馬英九道歉(表示不該批「馬利兄弟」),散放基隆要當國親合作模範生的煙幕,遮掩他不罷許、想瓜分許地盤的企圖;政見是將基隆變成大台北六百萬人的花園,主打輕軌電車和魚目混珠的重陽年金,製造通勤族中產階級幻覺、棄守藍領、欺騙老人。民進黨在基隆的重量級人物王拓避戰棄選,長期居住台北市士林高級住宅區準備退休,推出風評不佳、連黨內都醞釀抵制的市議員施世明;主打「高雄經驗、基隆實現」,卻不砲打中央,不敢挑戰霸佔基隆港六十年的港務局。

工人組織轉型的探索

倉運聯是自主工運唯一存活下來的以同一地區、相同產業結盟的工會聯合會,因為基隆港衰敗、僱傭關係外包而嚴重萎縮,即使發展新的組織(北縣聯結車司機職業工會、基隆失業勞工保護協會等),也不足以留住失散的工運幹部。近年多次遊說施壓反對台北港擴建,仍無法阻止中央棄守基隆,更看到藍、綠政客自知基隆無望而各找退路,卻不斷用虛假的願景麻醉市民,那些「中產化」的折衷方案(例如環港商圈),看似基隆的機會(如果僥倖成功),也只是基隆有錢人的機會,而不是基隆弱勢者的機會。輕軌電車花園城市容不下聯結車,但政客永遠不告訴你!
要工人看清真相奮力一搏,必須將工人的政治行動從勞動政策提升到國家發展的層次,參選就是其中一個艱苦的嘗試。既要向下找回離散幹部以社區政治重新結盟,又要鍛鍊工人向上討論政府治理的能力,還要對抗藍、綠共同建構的虛妄中產願景。必須在這個脈絡下看待工委會及倉運聯兩次推出張通賢參選的意義。

參選基隆市長要為運動留下什麼?

很多社運界朋友私下問:十幾年來累積這麼多工人(及工運人士)獨立參選慘敗的經驗,為什麼還要浪費有限資源來參選?難道沒有其他工人參政的方法嗎?

工委會從1990年代初,主張對各主流政黨「等距外交、等比結盟」,選前施壓要求開支票,這種路線在2000年春鬥「工人賭總統」時達到顛峰,並引發了八四工時全國性鬥爭;工委會另一徹底否定藍、綠政黨「比不爛」騙局的「廢票路線」,起於1995年立委選舉的【以上皆非】運動,更成功的在2004年總統大選時,以【百萬廢票】在藍、綠版圖中插上了引起媒體激辯的「關鍵少數」鮮明旗幟。

這些社運式的工人參政,都是在選舉體制外挑戰主流政黨,2004年底我們嘗試直接進入選舉體制去顛覆代議民主的遊戲規則,推動由工運基層民主經驗轉化的「人民(是)老大:直接民權代議制」,候選人必須簽下「政見跳票就辭職」的承諾書,選民必須繳交1000元投票保證金,挑戰代議制中選民只能讓渡權力給職業政客,卻無法收回的不公平陷阱;並試圖透過對話認清身邊的人(包括家庭)的政治盤算,以及自己與政治的關係,和改變的可能(見http://www.nobnog.org.tw/home/);這套實驗不設總部、不插幡旗、不造勢,輔選全靠不領走路工的工人和不支薪的工作者,以一對一的「直銷模式」來說服選民加入「人民老大」。它也是將競選經費降到(除保證金外)趨近「零」的實驗;用傳統選舉的語言來說,就是完全放棄動員、金錢和權貴名聲堆砌出來的空氣票,只要普通人面對面、面對自己政治責任的組織票。

「人民老大」的實踐意義

張通賢作為「人民老大」的代言人之一,登記參選北縣立委(另一個代言人是參選北市立委的日日春協會總幹事王芳萍),繳交了20萬(拿不回來的)保證金,選舉公報上面看到他,但他沒製作任何標語、廣告、旗幟,甚至除了一份文字複雜的「人民老大」入會辦法外,沒有任何文宣,也不掃街拜票;過程中習慣替政客抬轎的工運幹部不斷勸阻、質疑、看衰、並強烈挑戰這種所謂「走不出去」、「被人當作玩假的」的選戰策略,輔選的工作者也為了是否調整路線而爭執的傷痕累累,最後開票阿賢僅得287票。因此「人民老大」就是失敗的經驗嗎?

因為沒有任何空氣票,287票幾乎都是經過面對面的紮實對話所得來,是認同「人民老大」理念,而不僅是認同候選人個人。這次沈默寡言、長相普普張通賢再次參選,就是在立委選舉基礎上,回到他成長故鄉,以及與倉運聯團隊紮根經營十多年的工運基盤-基隆市,這個連年全台痛苦指數第一名的城市裡,再一次實驗自主公民的政治對話行動。

工人參選的故事【之一】:勞動者不該自我看輕

阿賢的實踐,也產生了新的意義。他創下了立委候選人一邊參選、一邊繼續跑車的歷史紀錄。很多運匠同事問他:「你不是在選立委嗎?怎麼還跑來開車?」運匠樸素而直覺的疑問,卻一語道破了目前選制徹底排除普通勞動者和上班族參政權的霸道門檻,也讓阿賢找到了參選的意義,他開始確定自己在實踐與政客(吃飽閒閒、等人抬轎的員外)不一樣的選舉。
兩年多前,阿賢經歷了被老戰友、同事、資方羞辱的痛苦,上個月又被「火大聯盟」徵召參選市長,他決定是否接受時,並沒有到廟裡博杯、求籤,而是開著貨櫃車頭到基隆港邊,望著空盪、蕭條的港口陷入長考,最後,一個場景激起他的鬥志:他想像著自己作為一個司機,提了櫃子要離開碼頭,和其他司機一起排隊等候蓋章通關時,櫃臺辦事員取笑他:「市長好,我先幫你蓋章啦!」那種勞動階級對勞動階級的無意識的訕笑,令他掙扎著想再博一次。

參選也是挑戰階級身份的隱形界線

工人在政治上決定走自己的路,也要受到資方的干涉,甚至可能演變成勞資爭議(階級衝突,見【故事之二】),見證了地方政經利益勾連猶如天羅地網般的綿密現實,更深化了工人參政的意義──即使是一個暫時的、候選人的身份,資方也不能容忍階級低於自己的工人,竟然成為比自己高一等的政治人物(立委、市長)!所以普通工人參選的權利,不僅是為了將來影響政策的公眾利益,也為了使工人在勞動現場擁有更完整的人格,即俗話說的「尊嚴」;被資方劃在工人周圍的身份界線一定要衝破。

工人參選的故事【之二】:可能被秋後算帳的「市長」

阿賢上次參選北縣立委,是在資方地盤之外;這次參選市長,又尖銳批判藍、綠候選人,直接踩到了資方(家族曾是國民黨地方黨部副主委)的政治利益。公司小開擺明著臭阿賢:「你這樣舞是舞不成的啦!」,他也以為工人只有被人利用的份,勸阿賢退出「你那個組織」,最後警告:「如果你請假太多,我很難向股東交代。」阿賢回答:「請依法辦理。」結束了參選後的唯一一場勞資對話。阿賢認為這些話背後是瞧不起工人:「工仔人給我好好上班就好,跟人家選啥市長?」

參選基隆市長要實驗什麼新選舉方法嗎?

從三月初決定參選後,輔選團隊匆匆構思過幾個尚稱有創意的企畫案,但經與工人幹部磨合後,發現與「人民老大」所遇到的困境一樣,都離工人所熟悉的選舉模式太遠,以致於群眾難以參與;所以我們把這次參選定位為「實戰學習與轉化營隊」,希望將工人熟悉的主流選舉行為:動員、綁樁、插旗、造勢、提政見、發文宣、吃大鍋飯、掃街拜票、總部衝人氣等,轉化為預算極低的工運形式,重新操演一遍。目的不像以往工人參選,幻想以最低成本獲得最多弱勢選票,而是透過這個過程,積極的讓工人與不同於勞動現場的社區成員對話,並消極的讓工人看清每個環節的遊戲規則都不利於工人,而有利於權貴金牛;不利於普通人、有利於明星英雄;所以必須顛覆現有選制。

我們也會建設性的進行一個主要的實驗,即「人民老大」操作經驗改良的「客廳市議會」。輔選小組將透過工運人脈進入選民家庭,與不同世代和職業的成員對話,邀請他們加入普通人參政、共同決定基隆命運的行動。這也是考驗工運幹部是否能將勞動現場的組訓經驗,轉化為社區的教育與組織工作。

選戰打算花多少錢?

曾茂興參選桃園縣立委花費七百餘萬,我們只打算花40萬(不含20萬保證金)來打這場選戰,大約等於三黨市長候選人一天的預算而已。主要用於競選辦公室及設備租金、水電費、文宣印製與寄發、造勢(含遊行、肥皂箱、小型演講會、晚會)支出、行動所需裝置(背心、旗幟、擴音器材、發電機)、伙食費、車輛租用等;除幾名失業者發給車馬費外,其他輔選者皆不支薪。

選制不公的鐵證

三黨候選人已經現在已違法偷跑,插旗、掃街和發文宣,利用市議員、立委和議長的身份進行法律邊緣造勢,地方有線電視精美模擬動畫廣告,清明節在公墓發送礦泉水拉票,買時段不斷重播的專訪候選人的「新聞節目」等。如果工人透過實戰認識這不公平的結構,往後才會面對是否接納「人民老大」和「公費選舉」如此基進並背離主流選舉的遊戲規則。

基隆市自主公民火大聯盟 敬上 (2007/4/7)
聯絡人:周雪莉0937-051933、曾曉玲0952-490149

政治獻金專戶:郵政劃撥50021261
戶名:第15屆基隆市長出缺補選擬參選人 張通賢政治獻金專戶

(戶名為監察院核備之戶名,請依上列含數字全部共25字書寫)

不投、投廢;不如投給工人市長!
不投一族、投廢一族;請投關鍵少數一族!
基層出身、基隆出路;市民出聲 、基隆翻身!
港市合一市民公投;市府預算市民公決!

有關張通賢的簡歷、政見、選舉方式,請見:不藍不綠工人市長部落格http://blog.yam.com/keenobnog

【工人市長競選工作室】
電話:2451-5563、5573     傳真:2451-5583
地址:基隆市七堵區百三街30號一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