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連弱智者都知道要嫖

這是我們最近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歡迎大家留下你的心情和想法,支持阿姨面對性道德的污名、發展自己的專長。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2007/4/23 專訪﹞

     Q:廢娼後,大多公娼無法轉業,回頭做私娼,妳怎麼沒有?

     A:我若去做暗娼,一定會得心臟病。像我朋友雪兒常在大馬路跑給警察追,嚇到得心臟病,現在要吃藥。我不敢做。

     最怕做生意時,警察來敲門,褲子都來不及穿,怎麼辦?若在外面,要拼大家來拼。我年輕時在茶店,有次警察來,我快跑到三樓陽台,爬過花架、攀過一根根突出的鐵條到隔壁厝。真危險,若不小心就摔下去了。一次被警察抓到,嚇到拉出屎來,好慘,沒騙你。

     Q:政府輔導轉業情況如何?

     A:我們在日日春學釀醋,手工的量不多。我們不懂行銷,想架網站,又不懂電腦,賣得不好。

     希望改行「性諮商」

     勞工局輔導中高年齡就業,月薪19800,但每年得淘汰一半,換新人。接近年底,我就開始煩惱快要沒工作了。中高齡失業人這麼多,政府餅就這麼大,只是讓你多活一年而已。我快60了,誰要請我?沒法轉業啦!政府要我們轉業,也要轉到跟我們過去專業有關的。我們性經驗多,房事大家不敢討論,可以問我們。曾有大學生不小心墮胎或做愛會痛,我們可以教他們怎麼處理。

     Q:哪些男人會找你們性諮商?

     A:一個30歲男人生殖器長歪了,怕女人嫌,不敢交女友。他很痛苦,去找醫師,醫師叫他開刀,但他擔心開刀後無法勃起,來問我們;我們建議他,先叫小姐試幾次,換姿勢做,不行再考慮開刀。

     一個離婚男人來日日春聊,他從前妻講到找小姐,說不愛找粉抹得很濃的,喜歡素的,我突然想到自己過去上班打扮也很素;他很老實,33歲。他說3天就想做一次,但每次1千,即使每周一次,一個月也要4千;他又怕染病,實在不知如何是好。

     Q:對性的看法有何轉變?

     A:年輕時從娼都情非得已。我父親是瑞芳礦工,30幾歲得矽肺病,無法工作;我是老大,有5個弟弟,得負擔家計。起先很苦,每天早上7點接客,做到半夜12點。我不曾出門,每天睜開眼就接客,晚上就睡在做生意的房間,我總是半睡半醒,寤寐中聽著隔壁做愛的聲音。久了,就覺得性很正常。

     兒子嫖妓老媽付帳

     連智障都有需求。他們怕你不做,會先拿1千元給你。他們只是頭腦不好,很老實,我們通常會接。一次一個,做一做沒弄出來,離開不久,帶他母親跟阿嬤來。我嚇一跳,原來他覺得沒做出來,要討回錢。他母親很歹勢,一面騙他錢要回來了,一面向我道歉。

     另一個則是做完沒錢,我只好打電話給他媽。這母親也可憐,在做香,家裡很窮,每次兒子偷跑出去叫小姐,她就得出來繳錢。她罵兒子,兒子說:「妳又不幫我娶妻!」她嘆氣:「要怎麼幫他娶妻?我養他就養得很苦呢,他若娶妻,我不是要多養一個?」

     性真的很重要,我們對社會也是有貢獻。請看重我們的專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