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妓女聯合國影展:底層視角,底層優先,娼妓除罪!

政府公器私用騙選票,底層生活爛了了!妓女聯合國影展:底層視角,底層優先,娼妓除罪!

2007/11/27日日春協會新聞稿

※行政院應兌現阿扁大選承諾,立刻宣布性工作除罪!

     11/27早上,「行政院人權委員會」要開會針對「是否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進行討論。許多民間委員,態度比較進步,多半傾向讓性工作除罪合法。但根據之前行政院的回應我們發現,政府一貫的推託卸責,藉口「缺乏社會共識」等社會爭議,不斷閃躲對許多底層家庭生計攸關的性工作除罪議題在政府行政上應該採取的立場,甚至認為「不罰嫖卻還罰娼」也並無違反平等權。但對於政府慣常使用的藉口和謊言,我們要說:

1. 2000年總統大選時,卅八個婦女團體組成的「2000年總統大選婦女團體聯盟」於婦女節前夕前往各總統候選人總部遞送「女人政策支票」要求簽署,第八項即為「促成性工作者除罪,並積極研擬務實可行之性產業政策」。由此,「不罰成年從娼者」早已成為台灣婦女團體間的共識。

2. 2002年內政部婦權會花了300萬經費委託的兩份「我國性產業與性交易政策研究」裡面,結論均明確建議政府將性工作除罪並且實施有效管理。

3. 2004年1月,內政部表示,未來性產業將朝除罪化的政策方向修正。首先將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中「罰娼不罰嫖」的規定,待修法確定後,未來「娼、嫖」行為皆不罰。

4. 2004年陳水扁競選總統連任時,已經承諾修改社維法80條不處罰性工作者,拖延至今無所作為。

     廢娼十年了,人民的生活越來越苦,每年2萬人企圖自殺,每年3千人自殺身亡,這幾年來,又有多少底層的性工作者因為不堪政府一再的漠視與拖延,生命走上絕路?!除罪化配套措施的缺乏,不應該是政府不作為的藉口。政府要立刻拿出實際的作為加速性工作除罪的進程。

※ 聯合國將自願賣淫視為應該保障的職業自由。要入聯合國,娼妓先除罪!要入聯合國,先救窮人國!

     政府花費大量行政資源與經費,倡議入聯。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11條第一部分規定︰“公約要求婦女有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後來為實施該公約而設立的“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CEDAW)確認說︰自願賣淫包括在 “自由選擇”的範圍之內。聯合國文件以婦女工作選擇自由權的形式第一次確立性交易是一種基本人權。

     聯合國早就將自願賣淫視為應該保障的職業自由,且敦促聯合國會員國的中、美兩國將性工作除罪。若政府真心要加入聯合國,台灣應該先從性工作除罪做起,以符合聯合國標準。而且在台灣這個貧富差距如此嚴重的M型社會,真正迫切要解決的問題不是「加入聯合國」,而是島內貧富差距的窮人國/富人國現象要怎麼解決。要入聯合國,先救窮人國!而讓承接許多底層家庭生計的性工作除罪,才是正視問題的解決之道。

※政府公器私用,濫用國家權力騙選票;救底層生計,不屑一談!

     而政府在「公投一階段領票/兩階段領票」等操弄選票的政治議題上,不管社會上有多少的爭議與歧見,還是可以拿出萬分的魄力和各種濫招奧步,以最快的效率硬是要執行到底。一下子威脅要對基層選務人員記過、讓基層公務員領不到退休金,一下子說要宣布選舉無效、延後選舉、甚至口出「戒嚴」的狂辭。該是人民公僕的執政者,如此玩法弄權,宛如回到專制帝皇時代。這些掌權的政客為了操弄選舉、騙取選票、奪得政權繼續吃香喝辣,可以展現如此的魄力和行政效率。但一提到怎麼照顧底層人民的生計、怎麼幫人民找到活路,卻是閃躲卸責,藉口一大堆。難道這就是執政者「視民如傷」的方法嗎?

※妓女聯合國影展,底層視角,底層優先,娼妓除罪

     日日春從底層人民的視角出發,和國際底層社會、底層娼妓串連,於11/30至12/16辦理「春光疊影─妓女聯合國紀錄片影展」。除了開幕片〈官姐〉片之外,本地片包括愛貓公娼〈老査某─白蘭和她們〉、林靖傑拍攝流鶯劇情紀錄片〈麥相害〉;印度團結有力的妓女工會(會員六萬人)代表作〈夜仙曲〉;瓜地馬拉性工作者為了反歧視組成的足球隊故事〈金雞足球隊〉;從哥倫比亞經歷戰爭失業後千方百計到德國從事性工作的〈他鄉異途〉;台灣大陸妹的勞動〈假裝看不見〉;韓國身心障礙者的親密與性難尋〈尋找粉紅天堂〉……等共十部片。

     在這次的影片中,我們看到,妓女的處境,和失業勞工、身心障礙者、酒癮、災民、移民…等社會底層邊緣人的處境是相通相連的,他們的處境更反映了台灣目前M型社會的激化下,島內 富人/窮人 的差異處境,藍綠都沒有真正面對底層人民的生計問題、貧富差距、資源分配問題…等等。社會上底層、邊緣的社群/人民,有沒有條件集結起來對體制發聲要求改變?在這條路上,娼妓強韌的爆發力,是一股重要的先鋒力量。

※台灣妓運第一人—官秀琴紀念影片與紀念歌

     妓運十年,妓運鬥士官姐創下無數個第一。她以性工作者身分代表台灣出席國際愛滋防治會議;和姐妹一起為台灣PlayBoy拍攝裸照;以公娼抗爭代表身分登上紐約時報;同時也是台灣第一個不遮掩以素顏面對汙名與體制壓迫並勇敢挺出的性工作者。2006年8月,官姐在總統陳水扁毀棄性工作除罪承諾、行政院長蘇貞昌拼治安掃黃、首都市長馬英九強力執法的三重壓力之下,用自己的生命代表千千萬萬底層性工作者對這個不公不義的體制發出怒吼,用自己的投海向偽善的政客表示底層娼妓絕對不妥協。官姐的死,召喚出後續的推動除罪化的能量。

※秀琴紀念歌〈暫名〉     詞、曲:黑手那卡西 陳柏偉

一片海洋 有兩款風景
有時看到 天清無雲
一款風景 有兩種心情
有人遇到 狂風暴雨
肖狗浪打碎 浮出頭的願望

阮企在懸崖邊 海風吹散了淚
望恁不通忘記 紅燈戶的花蕊
阮企在懸崖邊 海湧洗落胭脂
望恁會來想起 漂浪的女人

阮盼望有一天
海面船帆若繁星
所有失去的
都可以找到依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