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扁馬一家親,壓迫弱勢者

※行政院應兌現阿扁大選承諾,立刻宣布性工作除罪!

     2007的11月27號,「行政院人權委員會」開會針對「是否廢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進行討論,討論結果,令民間委員大感失望,更覺得自己是狗吠火車。因為民間委員態度進步,多數發言表示應往性工作除罪合法改革。但內政部長李逸洋卻枉顧民意,一貫的推託卸責,藉口「缺乏社會共識」等社會爭議,不斷閃躲對許多底層家庭生計攸關的性工作除罪議題在政府行政上應該採取的立場,甚至認為「不罰嫖卻還罰娼」也並無違反平等權。

     性工作者除罪化真的缺乏社會共識嗎?台灣妓運都十年了,二OOO年總統大選時,卅八個婦女團體組成的「2000年總統大選婦女團體聯盟」,於婦女節前夕前往各總統候選人總部遞送「女人政策支票」要求簽署,第八項即為「促成性工作者除罪,並積極研擬務實可行之性產業政策」。二OO二年行政院婦權會花了三百萬經費委託的兩份「我國性產業與性交易政策研究」裡面,結論均明確建議政府將性工作除罪並且實施有效管理。二OO四年陳水扁競選總統連任時,已經承諾修改社維法八十條不處罰從娼者,拖延至今無所作為。

※藍綠光拼選舉,不顧底層

     研究作了,婦女團體有共識了,甚至是總統白紙黑字的承諾書都跳票了,究竟是缺乏社會共識?還是對底層人民不屑一顧?讓底層人民看不到明天的是,馬英九的表現也並沒有比較進步。馬市長任內八年,也花過三百萬作性產業政策研究報告,報告指出八成民眾贊成有效管理,但馬英九依然未花力氣處理實際的政策問題,他選擇最便宜行事的維持掃黃強度,取締了近萬人次成年性工作者,其中六成都是萬華的老流鶯。日日春幾次當面詢問馬英九對性產業政策的態度,馬不是推給社會共識,就是說自己只是市長,掃黃只是「依法行政」,沒有權力改變中央的政策,來推諉自己拿著違憲惡法殺人的責任。

     這種「拼選舉不顧底層」的態度,藍綠都一樣。君不見,陳水扁為了公投領票的問題,不管社會上有多少的爭議與歧見,還是可以拿出萬分的魄力和各種濫招奧步,連「戒嚴」都可以搬出來。君不見,馬英九去年處理紅衫軍爭議時可以聲稱「法律本來就是麻糬,集遊法本來就不是鐵板一塊,是有彈性的」,可以發揮高度的彈性與解釋空間,但真碰到底層人民時就搬出「依法行政」,好像他什麼都不能作。人民當然要看清楚,這些掌權的政客為了操弄選舉、騙取選票、奪得政權繼續吃香喝辣,可以展現如此的魄力和行政效率。但一提到怎麼照顧底層人民的生計、怎麼幫人民找到活路,卻是閃躲卸責,藉口一大堆。難道這就是執政者「視民如傷」、在野黨「拼生活」的方法嗎?

※聯合國將自願賣淫視為應該保障的職業自由。人權入聯優先

     再說藍綠花費大量行政資源與經費,倡議入聯/返聯,入聯/返聯對人民究竟哪裡好,藍綠卻不負責任說清楚。事實上,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11條第一部分規定︰「公約要求婦女有自由選擇工作的權利」。後來為實施該公約而設立的「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CEDAW)確認說︰自願賣淫包括在 “自由選擇”的範圍之內。聯合國文件以婦女工作選擇自由權的形式第一次確立性交易是一種基本人權。聯合國早就將自願賣淫視為應該保障的職業自由,且敦促聯合國會員國的中、美兩國將性工作除罪。若藍綠真心要加入聯合國,就應先將「人權入聯」,更應該先從關乎底層人民的性工作除罪做起,以符合聯合國標準。

     如今,人民的生活越來越苦,每年2萬人企圖自殺,每年3千人自殺身亡,這幾年來,又有多少底層的性工作者因為不堪藍綠一再的漠視與拖延,生命走上絕路?!除罪化配套措施的缺乏,不應該是藍綠不作為的藉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