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母告 ■ 悼 一代名妓 妓運鬥士 官姐之死

廢娼兇手陳水扁 拼治安作秀蘇貞昌
地方掃黃馬英九 官姐寧死不屈!

      就在廢娼九週年的前夕,傳來公娼自救會長官姐自殺身亡的消息,我們既震驚又難過:廢娼八週年的時候,前公娼白蘭昏迷癱瘓,是我們從鬼門關前把她攔回來;時值廢娼九週年,又走了一個官姐,這當然不是偶然與巧合,這是廢娼政策錯誤,性工作非法化的政策殺人!

      官姐是死於債務逼迫,更是死於錯誤的廢娼政策的鎮壓。

      而官姐也不是第一個投海自殺身亡的公娼,在民國86年阿扁廢娼之際,一位公娼阿玲就因房貸繳不出來,又不敢做私娼,後來投河身亡,其間因就業困難的前公娼,有兩名割腕、兩名吞服安眠藥,之後自殺獲救;再來是白蘭喪志酗酒,直到昏迷被發現才緊急獲救,而官姐的屍體在廢娼九周年之前浮出海面,而這不是第一具娼妓浮,也不是最後一具,而個別的死亡,其實是性產業地下化的政策才是真正的劊子手。

      86年9月6日,台北市長陳水扁倉促廢除公娼館,引起百餘名公娼街頭抗議,經公娼自救會和當時介入協助的女工團結生產線的長期抗爭,終於在88年3月爭得緩衝兩年,並在90年3月正式執行廢娼政策走入歷史。

      官姐是台灣妓運第一人,也是當年率領公娼長期反扁,成功爭取到緩衝兩年的公娼運動領導人,之後更是與日日春併肩爭取「性工作除罪化」,無役不與。她的願望就是可以和姊妹合作經營個合法小娼館,俸養老母家人、支付房貸和晚年棺材本。

      而在90年結束緩衝兩年,公娼館正式廢娼後,官姐在北市與四個小姐合作經營小型私娼戶,自己也兼做小姐。地下化的性工作使得娼館經營,面對任何人都要低頭和委曲求全,官姐一肩承擔各種交際應酬,應付各種地方勢力、黑白兩道、警察取締、打點鄰里關係,因地下化經營而需增加的支出龐大,她經常感概「變成非法,什麼人都可以騎在你頭上,我們只有低頭,求人手勢拿高,放我們一馬」。非法地下化的環境,所有小姐都只能在孤立的系統內,像 蜘蛛網般的把生計債務壓力彼此支持,但其中一個小姐破洞,欠債落跑,馬上牽連到原來大家互相借貸的系統,一個洞一破,全部人受牽連,官姊開始欠卡債去補洞,但做保人的官姐也承接朋友的地下錢莊的債務,挖東牆、補西牆,龐大的卡債、錢莊高利貸,就像吸血鬼一樣,讓她們在地下化的處境,經濟問題越來越大。

      底層性工作者在非法地下化的空間中生存,人際孤立,底層生存只有互相擠壓,而每個小姐背後,都是承擔了破敗經濟體制和叢結的社會問題的後果,失業、單親、子女高學費、風災震災、生病、身心障礙…,性工作者的生計許多時候只能用標會、高利貸、卡債、錢莊周轉,官姊一直以為,早點合法化,她就可以不用支出龐大成本和周轉的高利貸,就可以迅速還清債務。

      而官姐撐著不願讓朋友知道她的困境,但每天要還錢莊9000元,付不出來時就再跟周圍姊妹借或標會還,又再支付新的利息,困境越來越大,當七月底,鄰里普渡要她出錢辦桌,而各種逼債的壓力源源不斷,死會會錢也要繳,遇到不滿意小姐服務的客人發飆要向警方舉報私娼,她還下跪懇求,7月30日報馬仔傳來消息「中央拼治安要分數」,用重罰重賞要求警察嚴抓色情,而台北市又在暑期執行加強取締色情專案,要大抄性交易場所,因此朋友警告官姐,到九月底都不要開店,「取締色情不能營業」,沒有現金收入,所有周轉全被卡死,這是官姐死前兩天。

      七月31日凌晨,官姐打電話給店裡姊妹,說自己和政府苦戰了這麼多年,但卻等不到合法化了。阿扁執政時不可能讓性工作合法,就算國民黨上台,現在馬英九這樣取締,合法化遙遙無期……,她已經等不到那一天。8月1日凌晨,官姐找了她最要好的客人朋友,說心意已絕,告訴客人,這個宵夜是最後一餐。8月1日下午她離開店裡,說回家看母親,然後一去不回,發現屍體,已是8月3日。

      官姐是公娼抗爭裡永遠站在第一線的帶頭領軍的公娼自救會會長,九年來參與妓運大小行動不下五百場,不蒙面、以真面目示人,每役必與,自信美麗,她總說「爭取合法,堅持到底」,在今年430的「性工作除罪遊行」中她擔任總領隊,我們抗議地下化害死性工作者,不知誰是下一個,但我們從來沒想到,堅強如她,最後會用如此絕決的方式,回應這個壓迫弱者的吃人體制。

      她對外海派、亮麗,要到她身亡,她的痛苦與孤單才浮現,我們透過各種社會關係追索,才明白,面對惡劣的政治環境,與性產業地下化的政策,一個被高利貸追殺的底層人民,只有寧死不屈,來表達,她對廢娼的阿扁、和作秀拼治安的蘇貞昌、和加強取締色情的馬英九,如何逼死了社會底層角落的邊緣人,強悍如她,最後無路可走,只能一死自決,有多少性工作者是這樣默默被政策逼死到角落,而成為冤魂發不出聲?

      官姐雖然走了,但「性工作除罪化」是她的遺願,日日春的戰役絕不會停歇,也不會讓官姐默默死去,我們要讓政客面對,是錯誤的制度政策殺人,才會一讓個個底層的人民逼成是以個人債務沈重而自殺,不作為的政客是殺手。官姐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但只有性工作除罪、讓邊緣人民有工作,這是紀念公娼鬥士-官姐,我們將持續的行動,向立法院提出「性工作除罪」修法版本,要求阿扁實現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回應的將來當選將「不處罰工作者」的承諾。

1 comment to 母告 ■ 悼 一代名妓 妓運鬥士 官姐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