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七七傳承.娼運興隆】麗君追思會與系列座談

8/16【誰殺死了古蹟-文萌樓都更危機】座談

8/23【妓運先鋒‧守護文萌樓】麗君追思會

 

* 邀請大家加入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請搜尋{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或點入https://www.facebook.com/coswas.org,最即時的訊息會在臉書上更新。

【妓運先鋒‧為性工作權與去污名而戰】

我們最親愛的麗君,在2014年7月30日晚上8:00,在「文萌樓」安詳辭世,兩個兒子、兩個孫子和妓運伙伴都在旁陪伴。麗君是開創台灣妓運的鬥士,從1997年9月的公娼抗爭開始,直到最後一刻,都還鬥志頑強地守護文萌樓,選擇在此往生。她走過75歲的人生(1940-2014),終其一生都在辛苦的環境中強韌求生;年幼為原生家庭勞動打拼、單親撫養兩個兒子從娼20餘年、為改變性工作者被歧視的命運,投入妓運奮鬥17年。

 

【公娼英魂‧以身相守文萌樓】

文萌樓是因反廢娼運動中心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但2011年這塊街廓面臨「都市更新」,未來將蓋起豪宅,不料房地產投機客買下文萌樓,想靠投資古蹟大賺一筆,卻同時把長期在此經營的日日春掃地出門,日日春拒絕遷出,屋主便提告日日春。從那時起,麗君便決定搬進文萌樓住,用身體守護這個她曾經在此抗爭開會、接應媒體訪問,接客維持生計的公娼精神堡壘。 1997年 以來的公娼抗爭,為性解放、性別解放、勞動解放打出了全球少見的進步一役,麗君做為妓運先鋒,從被人看不起的賺吃查某,用運動奮戰爭取到社會的認同,連最 後她要走的方式,也在家人同意下,選擇在文萌樓走到最後;麗君要告訴社會,從生到死,文萌樓永遠屬於公娼,不容任何人以此牟圖商業私利;她要把公娼精神永 遠留在文萌樓,繼續把弱者堅持抗爭永不妥協的能量向外擴散,成為弱勢者的「守護神」。

[…]

【訃文快遞】圍捕劉維公行動

8月4日下午,日日春在台北設計之都記者會圍堵文化局長劉維公,要求局長對於文萌樓一事積極作為,並送上麗君阿姨的訃聞,邀請局長親自到文萌樓拈香。劉維公表示,現階段仍需要等待屋主於8月15日前提交管理維護計畫,但承諾「日日春」、「公娼精神」一定納入審查標準。

文化局接下來怎麼因應?局長的這個承諾究竟算不算數?我們絕對緊盯到底!

【相關新聞連結】

〈文萌樓維護計畫若未過 文化局允接管或徵收〉(風傳媒)

〈文萌樓要求徵收 文化局:不排除〉(PNN)

〈麗君過世 日日春送訃聞 徵收文萌樓? 劉維公:再等等〉(苦勞網)

【妓運先鋒 精神永長存,公娼英魂 守護文萌樓】

昨天中午,一隻很美麗的黑色大蝴蝶在日日春辦公室飛舞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她也許是來接麗君的。我們最親愛的麗君,在昨天,2014年7月30日晚上8:00,在「文萌樓」安詳辭世,兩個兒子、兩個孫子和妓運伙伴都在旁陪伴。

她是開創台灣妓運的鬥士,從1997年9月的公娼抗爭開始,直到最後一刻,都還鬥志頑強地守護文萌樓,選擇在此往生。

麗君,走過75歲的人生(1940-2014),終其一生都在辛苦的環境中強韌求生;年幼為原生家庭勞動打拼、單親撫養兩個兒子從娼20餘年、為改變性工作者被歧視的命運,投入妓運奮鬥17年。

她1940年出生在台北縣五股山區,家裡務農、生活困苦,四歲時失去母親、八歲開始負擔照顧弟妹和家庭勞務;16歲到城裡求生,幫人煮飯;後來因為撫養孩子,做過許多勞動、替人打掃、賣麵,最後到公娼館工作。

麗君與路人的對話

      1997年9月28日公娼抗爭時期,娼劇團在西門街頭進行活動時,一名中年婦女怒斥麗君,面對當街的污名壓頂,麗君激動回應。這一段兩人在街角的爭吵鏡頭,恰好被一旁的民視記者收錄,稍後並錄製到異言堂節目中:

“我覺得我還有一口氣替眾人說話,就感覺很光榮。”

      台灣妓權運動者麗君獲提名角逐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 日日春協會秘書長 鍾君竺

      哪怕只是一名年華老去的妓女,也可以因為對於妓權與底層人權的奉獻而受國際肯定;六十四歲的前台北市公娼麗君,八年前被迫黯然離開足以供養一家老小的執業室,七年前在不知名的馬路上被路人痛斥「不知羞恥」,在市長競選掃街行程中被政治領袖的支持群眾吐檳榔汁、拖行痛毆…;如今,她被提名角逐今年諾貝爾和平獎。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 鄭學庸

      為引起世界關注婦女在推動和平實務中的貢獻, 由瑞士和平基金會全力支持的「全球千名婦女爭評2005 年諾貝爾和平獎聯會」,推舉來自世界逾一百五十國的千名女性,提名參加諾貝爾和平獎的角逐,因為她們在倡導人權等工作上有卓越表現。台灣有十八名婦女被提名,包括學者何春蕤、立委高金素梅、律師王清峰等人,其中最為社會注意的,是著名的妓權運動者,目前任職日日春的麗君( 化名 )。

Page 2 of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