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陷入意外的迷霧

作者:蔡美娟(曾任聯合報記者,現為輔大心研所碩士班學生,今年二月開始到日日春實習並擔任義工。美娟原本預計在三月九號到白蘭新家探訪她,卻意外發現她在兩天前就陷入昏迷……)

      他告訴我星期一晚上白蘭喝了最後一瓶酒後就昏迷不醒了,這個回應讓我原本想像的「去拜訪白蘭,好好看看她的照片、聽聽她的故事」的圖像突然碎裂,我簡單講了我原本的意圖,有點傻呼呼地問阿賢:「那要怎麼辦?」「送醫院啊!啊無買按怎?」我聽阿賢的口氣很無奈,我又追問了一句: 「那你等一下會送她去嗎?」「可是她現在連動也不能動,我要怎麼送她去醫院?」我要他打一一九叫救護車,他說: 「哦,叫救護車哦!」我有點訥悶,他不知道可以叫救護車嗎?還是他有其它的難處?……

公娼轉業,生涯同行

作者:周佳君(日日春協會理事長)

楔子

      與公娼相識近四年,1997年9月,因為抗爭我開始接觸她們,一年七個月進行近二百場行動,在在讓我感受她們強軔的生命力與戰鬥力。緩衝開始之後,我協同一些公娼嘗試轉業之路,於是也才有機會接觸她們工作之外的生活世界。看在我這個中產的女知識份子眼中,「弱勢」與「底層」這樣的抽象字眼,常常是公娼在轉業過程中一個又一個要克服的具體難關。

[…]

回家(運動與我)

2006/7/14     作者:君

     要到這麼多年以後,才明白,在公娼抗爭隊伍裡與阿姨們手拉手前進的我,不只是為反抗偽善粗暴廢娼的政府,也是在挑戰我自己與體制的關係。

★回家

     2005年八月,我們陪著從鬼門關前攔回來的白蘭回台東的家。

     白蘭昏迷前我不曾看她哭過。雖然13歲就因家境貧困從娼,遇到惡質老闆綁約十年,過度強迫勞動,可是白蘭以前講起這些不會掉眼淚,她長成馴良、能忍的樣子。後來的白蘭再不續約,堅持到公娼館,自主勞動,她每天接兩個客人,剩下的時間都拿去養娼館後頭的十幾隻流浪貓。

     可在廢娼導致經濟生活解體後(廢娼後不敢作私娼,日日春陪她嘗試過檳榔攤、麵攤、賣雞、成衣工廠,無一能成),白蘭也連帶失去精神上的重要陪伴,貓咪和男友,都承受不住白蘭而離去。白蘭於是開始以酒取暖,酗酒使得原本手腳不靈光的她更難工作,日日春因人力不足也只能偶爾接她來辦公室做點小事。2005年三月白蘭肝昏迷後,日日春捲動了50多位義工輪流24小時日夜陪伴她,只要一講起13歲,白蘭就不斷地掉淚。

Page 3 of 3123